喜歡阿爾弗雷德?不喜歡阿爾弗雷德?亞瑟沒來由的想起這個問題。是錯覺嗎? 他的背因為長時間的貼伏在草皮上沾了一點露水,一睜眼便是深邃而沉穩如大地的黑夜。謐靜的,連那部老敞篷都沒有再一點吱呀的響聲,他們在不具名的野嶺入睡,悄悄醒來。

 

 

文章標籤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