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就是這麼一瞬間的事:米斯頓葛回來了。

沒有遮掩的臉龐和沈睡的魔法。但,有人在哭泣…

淚水,如流星般滴落;如流星般消逝,緊握插著草莓蛋糕叉子的手

顫抖著....

那是她,盼了519天的傑拉爾

第520天,他回來了。不過,是另一個他....

「艾爾莎...」是露西.

「我沒事」淡淡一笑,甩了甩她那緋紅色的瀏海。

總是把心事往肚裡藏的她,免不了叫人擔心。

她站起身來,朝河邊走去。

「她真的...沒事嗎?」露西擔憂著。

微風拂起憔悴人兒的一縷髮絲,是緋紅色。

 

-

 

「你叫什麼名字?」「艾爾莎。」「蛤?就一個單名嗎?好可憐阿!」

男孩思考著,深邃的眼睛眨呀眨。手紙順上了那一縷紅髮。

「就叫妳史卡雷特吧!」「?」

「你知道嗎?史卡雷特...就是緋紅色的意思喔!這樣就不會忘記啦!」

「艾爾莎 史卡雷特,」他喃喃念著。「很好聽喔!」

 

-

 

回憶...總讓人心碎,時間過去了...傷痛...還在

「傑拉爾...」是的,他回來了。俊俏的臉龐,右眼下的紅色刺青,是他的標記。

只不過,是另一個他...

艾爾莎站起身,堅毅的臉上似乎還掛著淚痕。

眸中,淚珠在打滾。散發出難得的柔情。

盔甲內,包著她受傷的心...

 

 

妖精尾巴內,大家好奇的看著米斯頓葛。

「是...米斯頓葛嗎?」「咦..?對耶?」「他不是在那個伊多…什麼的地方嗎?」

「艾爾莎呢?」他環顧著四周。

「那個…她心情不太好,好像出去了說...」露西怯生生的回答。

「是嗎?或許...我還是不回來的好.......」

-

 

樂園之塔內,艾爾莎憤怒的拿劍指著倒在地上的傑拉爾。

「告訴我!」她吼著。 「你怎麼了!」 「我是被控制的!!艾爾莎!」

他是個好演員,絕對是。淚水從他的臉上滑下。

不帶感情的。

艾爾莎只覺一陣天旋地轉,傑拉爾在她的眼前模糊。

「不要!!!」

 

-

 

「艾爾莎!」她睜開眼,發現自己竟然躺在露西的床上。

大家把她圍了一圈:納茲、哈比、米拉、溫蒂,還有...貼超近的露西?

「呼!艾爾莎小姐。還好你只是暫時休克,不要緊的!」

「謝謝你了,溫蒂。不過,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唉呀呀!」米拉說。 「我們大家跟著露西一起去找你,因為會長說晚上要舉辦米斯頓葛的歸來派對。結果發現妳倒在河堤的草地上呢!」

「最後大家一致通過決定,把妳搬來露西家囉!」她笑著,多加了一句。

「喂喂喂...我有答應嗎?」露西無奈的吐槽,順便瞪了一眼正在她家大吃大喝的納茲與哈比。

艾爾莎從床上坐起,視線模糊了一下。

「噯!別硬撐啊!」

「我沒事,我很好。我還有事要辦,先走了!」 「艾爾莎小姐..不可以勉強啊...」

她卻迳自朝門邊走去。

關門之際,呼的傳來一個聲音。

「艾爾莎!要記得回來開派對喔!」是納茲。

「......」

 

-

 

艾爾莎睜開眼,發現自己並未進入魔水晶。

納茲在她的身旁,兩人身上都濕透了。

''我...得救了嗎? ''

「艾爾莎!妳不可以這樣!不可以死!!!」他大吼。

他將他的額頭貼在艾爾莎的額頭上。

「因為…妳是我的…同伴啊!」他說,淚水在艾爾莎的眼睛裡潰堤。

「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我不會亂來了...這條命,是你給我的。」

 

-

 

艾爾莎走在街道上,緋紅色飄揚在午後的馬格諾利亞。

換上了一身水藍色禮服,溫柔的,不像平常的她。

「傑拉爾...」她喃喃念著,臉上浮現了一層淡淡的紅暈。

像個孩子一樣,腦袋裡,都是他們的回憶。

 

-

 

「艾爾莎...艾爾莎是誰?我不記得了。」

「不過這個名字...給人一種很開朗..很活潑...有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沒想到...以前的我這麼壞,妳一定...很恨我吧!」

艾爾莎驚恐的睜大了眼,看著他在身上設下了自律崩壞魔法陣。

「這憎恨..會讓人生病的..就讓我,帶著妳的憎恨一起消失吧!」

「傑拉爾!」

「你有義務活下去,背負著你的罪惡!!」

「艾爾莎...對不起...都怪我,沒有阻止涅槃...」他一臉抱歉。

「你在說甚麼啊..我們都沒有放棄啊!看!」

「跟我活下去,一起見證這個世界吧!」她友善的,對他伸出手。

他笑了。

 

-

 

她回想著,全是他們討伐六魔將軍的點點滴滴。

「也許..失憶了...對我們都好...」她微笑著。

「你,還記得我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