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評議院裡...

「艾爾莎...艾..爾莎...」一頭凌亂的藍髮,他就只是重覆的念著這個名字。

破爛的囚衣已經出現了班班血跡。

「你煩不煩啊!」雷電爬上他的身,把他電的不成人形。

傑拉爾乎覺眼前一黑,便向後倒去。

「艾..爾莎..」即使被電暈了,他還是繼續的念著。

也許就是這份想念吧?兩人的心, 緊緊相繫。

「艾爾莎!」像個孩子一樣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拜託...拜託不要忘記我!」他哭​​著、喊著,嗓子啞了。

想念,是痛。是撕心裂肺的痛...

「可是,我又有什麼資格這樣跟妳說?」

 

 

「是誰?」馬格諾利亞的午後,下起雨了。

「茱比亞,是妳嗎?」 「不,是我。」

熟悉的聲音,令艾爾莎的心,刺痛了一下。像針,戳在身上。

不會痛,是麻痺的徵兆。

有多少次想聽見這個聲音?

向前撲去,只將空氣滿懷。

「傑拉..米斯頓葛?」艾爾莎喊著。

心,痛啊?怎麼能不痛呢?

「你在哪裡?」

「妳真的有勇氣去見他嗎?」聲音說了。心,又痛了...

「米斯頓葛,你在哪裡?是你嗎?出來啊…我不怕…不…怕…」

哭著,眼淚翻騰了。

「如果他忘了妳,怎麼辦?」 他說。 「這樣,真的沒關係嗎?」

 

-

 

「艾爾莎..這樣真的沒關係嗎?」露西擔憂的問。

「沒關係的,我不要緊。」

「可是..傑拉爾都失憶了。再讓評議院給帶走,太可憐了!」

艾爾莎轉身,望著滿天的星星在夜空中閃爍。

「沒關係...讓他走吧。」

 

-

 

聲音消失了。不知不覺,艾爾莎走到了評議院門口。

一隻青蛙,蹦蹦跳跳朝著艾爾莎跳來。

「請問是史卡雷特小姐嗎?」青蛙說。

 

「這是偉大的評議院院長的口喻:院長說,念你們討伐六魔將軍有功。妳和傑拉爾又是幼時故交。因此特地恩准妳,可以在任何時間來探望這十惡不赦的罪犯!」

 

說到這,牠壓低了聲音。 「要好好把握阿!」

忽然,又變回了正常的音量。 「來吧!」

 

「我真的...準備好了嗎...」她困惑著。

「明明說好的,不哭了.....」猶豫著。內心,搖擺著。

 

「就是這裡,進去吧!」牠不給艾爾莎任何思考的機會。

就這麼,直接將她推進傑拉爾所在的房間。

或許...這就是命運?是注定,解不開的結?

 

 

「艾...艾爾莎...」猛地轉身,發現了倒在地上的人兒。

「傑拉爾!」倒在地上的,正是她,日日夜夜思念的那一頭藍髮。

兩條線,此刻,牽在一起了。

「醒醒!醒醒!」她喊著,叫著。

「我在這裡,我是艾爾莎!」他卻沒有反應。

像個嬰兒般,睡著了。

還挺熟的?

「傑...傑拉爾!!!」

 

艾爾莎看到倒在地上的傑拉爾,嚇了一跳。

她手忙腳亂的,想把他扶到床上。

費了好一番工夫後,終於成功了。

坐在床邊,看著傑拉爾的胸脯隨著呼吸頻率一上一下,安安穩穩

看著他熟睡的臉龐,她笑了。

「好想…和你像這樣…永遠」

修長白皙的手指在傑拉爾的臉上游移,彷彿想確定

這一切,不只是個夢。

她終於見到他了。

「傑拉爾.....」

 

 

傑拉爾從深沉的睡眠中醒來,躺在床上。

他發現,身上多了一股奇怪的重量。仔細一瞧,竟是那抹緋紅。

「艾---」他頓時噤聲。她睡著了,就趴在他的腿上,睡得好好的。

那是他,想念已久的艾爾莎;那是他,喚了千萬遍的名字

那是他,盼了520天的艾爾莎。

''520''好像不再只是個數字。而是一種,說不出口的話語。

他湊近她的身旁,仔細的審視著那抹顏色。

那是他,幫她取的名字。而他,不記得了...

「我這麼壞...妳還來看我...」他念著。

「我..我真糟糕!」

滾燙的淚珠,自他的眸子深處落下。一不小心滴到了睡的正香的艾爾莎。

熟睡中的少女跳了起來,一臉撞上了傑拉爾。

「 !!!」

兩片唇膠,在毫無預備下的情況下相遇。不自覺的,將彼此的滋味交換了一遍。

有種,飄飄然的感覺。傑拉爾的吻,也是輕輕柔柔的。

艾爾莎連忙跳開,羞紅了臉。

那蘋果般的面頰,似乎還殘存著傑拉爾的餘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