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不恨...我了嗎...」是傑拉爾先打破了這個僵局,但這實在不是個好的開場白。

聲音哽咽了,再也控制不住。 「艾爾莎...」他哭了起來,雙膝貼上了地。

「傑拉爾...」艾爾莎把他攬進懷中,放任他在她身上大哭。

胸前不禁濕了一片。

「我..我還是.想不起來...」他用力的抓著頭,似乎這樣子就可以恢復記憶。

說不完的抱歉。有太多的遺憾,總是在失去後才想彌補。

卻無能為力。

 

 

「過去了,就別說了。」她說,友善的對他伸出了手。

「一起...重新開始吧!」

「重新...開始....?」

 

-

 

「傑拉爾,我得走了。」 「等等!艾爾莎! 我...」

「嗯?」

「我...我是說...謝謝妳.....」

終究....還是沒能說出口。

 

 

艾爾莎離開了評議院,嘴角微微上揚。

「這就是..傑拉爾的味道阿....」想到這,臉又不禁' 唰' 一聲通紅

 

 

遠處的妖精尾巴點燈了,在夜色襯托下顯得更為明亮。

妖精女王,回到了妖精尾巴。

「艾爾莎!歡迎回來!!」第一個撲上前的是露西。

「妖精尾巴永遠都是妳的家!」

艾爾莎看到這一切,眼眶都紅了。

「謝謝...謝謝各位...我已經沒事了!」說完,公會竟爆出一聲嘆息。

「唉!唉!恢復了嗎?這表示艾爾莎又回復到那種可以使用暴力的時間了嗎...」

哦哦!是納茲那渾小子說的,露西不禁汗顏。

 

 

「妳回來了,艾爾莎。」米斯頓葛朝著艾爾莎走了過來。

「嗯,你也是。」 「是啊...」他看著艾爾莎,臉上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

''這女人,似乎又比過去更堅強了呢...這樣,我可以放心了...''

「走吧!派對開始了呢!」

 

 

「唉呀呀~艾爾莎真的沒事了呢..」 「我說露西你什麼時候開始模仿米拉的腔調了呀?」

納茲和露西躲在角落,正觀察著艾爾莎的動靜。

「不過,沒事就好。露西!咱們回家吧!」 「啥!你今天又想睡我家!?」

「有什麼關西?」 「當然有關係!!!」 「噯!有一腿~」 「閉嘴!你這隻貓!」

 

 

艾爾莎從來沒笑的那麼開心過。

那一晚,傑拉爾的吻確實讓她眉開眼笑。

她穿著一襲水藍色禮服在公會間穿梭。

「艾爾莎小姐!妳很漂亮唷!」 「啊?謝...謝謝!」

上上下下充滿著歡樂的氣氛,彷彿置身夢境。

 

然而,夢,會醒......’

 

第二天,艾爾莎換上了平常的白衣藍裙。迫不及待的朝著評議院的方向走去。

走著走著,竟然發現了一抹...熟悉的海藍色?

「米斯頓葛!」

「 誒?咦咦咦!」

那人慌亂的回頭,確定了只有艾爾莎一人後,才緩緩走來。

「你包成這樣,是要回去了嗎?」

「是啊,我已經跟會長說了,只打算回來看看而已.....」

「是嗎...公會裡的其他人知道嗎? 」

「我想還是別說了,」他苦笑「納茲那小子會把我拖回去的。」

米斯頓葛看著她,兩人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那...再見。」艾爾莎依依不捨的道別。

米斯頓葛笑了一下,接著,他的身影慢慢變淡。

在快要看不見時,他突然回頭看了一眼妖精尾巴。

最後,他消失在亞斯藍德,菲歐列王國的街道上。

 

 

艾爾莎走到了關著傑拉爾的牢房外,按下門把。

裡面的人驚恐的睜大雙眼,開始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掃射著艾爾莎。讓她覺得很不自在。

「你是誰?」最後,他開口。艾爾莎呆住了。

「我?我是艾爾莎呀!」

「艾爾莎...艾爾莎,艾爾莎是誰?」

「你說什麼..?我昨天才來過...」她試圖整理混亂的思緒。

「是嗎?可是我不認識妳啊!」而他,一臉的不信任。

艾爾莎突然覺得,眼前的傑拉爾,好陌生...好陌生...

「不可能..才一天,你不可能忘記...」

「我叫艾爾莎!艾爾莎史卡雷特!快想起來啊!」

「連討伐六魔將軍的最後一點記憶,也失去了嗎....」

她的聲音裡,充滿著絕望。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子的!你發生了什麼事---」

「妳在說什麼啊?我根本就不認識妳!!!」那人臉上出現了些許惱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