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莎呆愣原地。半晌,轉身。走出牢門外。

 

「對不起......」

 

 

「不是、不是真的..不是...」艾爾莎離開了評議院,朝家裡走去。連公會也不去了。

她把自己反鎖在家,坐在鏡子前。

「對、對,不是真的...」她像發瘋般似的想說服自己。

 

 

夢,醒了

一切重新開始....’

 

 

「艾爾莎!開門!開門!」門外響起了露西急切的敲門聲。

「 快開門呀!艾爾莎!妳發生什麼事了!」

回應露西的……只不過一片寂靜。。

 

 

''我們...都曾是故事的主角。

曾經,我們一起,很快樂;如今,我們分開,你退出

你用陌生的眼神看著我,

而我,在你的回憶中,也不復存在...''

 

 

露西失望的回到公會,把這一切告訴了全公會的人聽。

然而,會長只說了一句「好好讓她冷靜一下吧!」 便結束了這個話題。

三天過去,門卻依然鎖著。

 

 

第四天早上-------

「艾爾莎!妳的早餐我放在門外喔!多多少少吃一些吧!」

還是一樣,門內並無任何動靜。露西望著眼前的一塊木板發楞。

「露西,走了啦---」在旁邊催她的,是納茲。

「不是說好了去評議院幫艾爾莎了解情況嗎?中餐米拉會負責煮、哈比會幫忙送過來、溫蒂也會隨時看著艾爾莎呀!全公會的人不只妳在擔心她!!!況且我相信艾爾莎不會隨便做傻事的! 」

雖然嘴上這麼說,納茲卻也露出一副不安的神色。

 

 

「這…我知道啊!」露西和納茲並肩走著,一面哭哭啼啼的說。

「可是...我從來沒看過她這麼消極的樣子!連工作也不接了!我們這個小隊已經四天沒進帳了!!」

「露西,如果妳是擔心房租的話,我可以幫妳呀!」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開玩笑!!!」她朝納茲臉上揍了一拳。

「她還是艾爾莎嗎?還是那個妖精女王嗎?我真的好怕...好怕...

傑拉爾為什麼會失憶?我不懂,我也很害怕....」

「露西...別擔心了...他們不是說今天檢查結果會出爐嗎?如果那該死的傑拉爾還想不起來,那...我就一拳把他打醒!!」

「納茲...如果你也失憶了,忘了哈比和我...怎麼辦?」

「 ..傻瓜!怎麼可能? 」他看著那雙沮喪的眼睛。

「妳和哈比,都是我最重要的夥伴阿--- 」

 

 

同一時間,在屋外守候的溫蒂和哈比-------

「艾爾莎小姐,至少出來透透氣吧? 」

「 噯!我有帶妳最喜歡的魚的口味的蛋糕喔!」

「 哈比,我想...把魚拿掉吧? 」

「好吧…我再試一次…噯!艾爾莎!我有帶妳最喜歡的蛋糕喔!」

沒有人回應。

 

 

評議院。

「什麼!你說傑拉爾失憶的原因不明!?」納茲咬牙切齒。

「對不起,我們盡力了。犯人的頭部並無任何重大傷口,腦波也掃描過了。卻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解釋他失憶的原因。心理師也說了,犯人的表現無異常。」

「可惡啊!傑拉爾!看我怎麼幫你恢復記憶!!」他緊握拳頭。

「納茲!」露西吼道,想要阻止悲劇發生。

「呃...那個,對不起。我們先走了。」

「是,請兩位慢走。」

 

 

他們倆沮喪的回到公會,把結果報告給大家。

「唉呀...那孩子還真傻...」馬卡羅夫為他們唏噓不已,沒人知道''孩子''是指誰。

從今以後,最強小隊恢復到工作模式。只不過...少了個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