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啊!」艾爾莎突然大叫一聲,從睡夢中驚醒。從椅子上彈起。

「哇阿---」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嚇,第二個彈起的是露西「怎麼了?」

「是他...」她說,聲音裡充滿恐懼。「我...看到他了...」

 

 

「呃?好,妳慢慢說..妳說..妳夢到..他了?」露西試著安撫艾爾莎的情緒。

艾爾莎低著頭,不想讓人發現她哭了。

「艾爾莎...事情過了那麼久,忘了吧!」

 

「或許,時間無法幫我療傷吧?」她苦笑著。

露西看著艾爾莎,嘆了口氣。

「我們...先暫停工作一個月吧!妳好好休息。說完,留下了艾爾莎一個人。

她開始啜泣。

 

 

艾爾莎的夢:

「這裡,是評議院? 」突然,一陣鮮明的場景跳了出來。

「妳是誰?我不認識妳。」一個背影,背對著她。

艾爾莎看著那人。忽然,他轉過身。

「傑...傑拉爾!!!」她叫道。

而他,只是用迷惑的眼神看著她。

「妳是誰...我...不認識妳...不認識...」聲音遊蕩在耳際。

艾爾莎大叫。

 

 

最強小隊又過了毫無收入的一個月。

在這件事情過後,約莫又過了兩年。

 

 

''兩年..又過了兩年。你,出來了嗎?你,還好嗎?.....''

 

 

一天下午,艾爾莎在河堤邊散步。

對邊走來了一個人,手上抱著一疊資料,神情疲憊。

「 唔...」艾爾莎看著那人,隨著身影越來越清晰,她在心裡暗忖。

「我好像在哪看過他...是他嗎?他的頭髮竟是和他一樣的藍...」

艾爾莎焦急的向前走去,回憶逐漸放大。

「啊!」一聲驚嘆伴隨一滴眼淚落下,艾爾莎認出了,他。

傑拉爾。

她迎上前去。

 

 

三年,漫長的三年。空虛,等待那人的三年。

兩個人的距離愈來愈短,艾爾莎準備好了。

這次的偶遇,只是兩個陌生人的自然相遇,像兩個不相干的世界。

像永遠無法觸及的星辰, 除非

墜落---

 

 

兩個人。相遇,擦身。然後----

突然,那人撞倒了艾爾莎,手上的資料散落一地。

那一瞬間,艾爾莎看見了。

散亂的資料夾,壓住了張相片。

是她。

 

 

「啊!啊!對不起啊!」他跪下來,想檢查艾爾莎的傷勢。

「咦?我們見過嗎?」他,看著她。「我想....沒有喔!」

 

『我在你的眼中..只是畫面拼湊...』

 

「啊?是這樣嗎?」他搔搔頭,站起來。抱著那疊資料,走了。

然後----錯過。

 

 

艾爾莎轉身,淚水止不住。

打濕在海藍色頭髮上。

最後一次,她大喊。

「我叫艾爾莎!就叫艾爾莎!」邁開大步,向前走去。

 

 

『 如果我.受困在故事中...你是否會來拯救我...』

 

 

傑拉爾轉頭,看著艾爾莎離他愈來愈遠。

「是嗎?」他望著她,眼底的陌生剎那間消失。

「看來,妳是真的想忘記我...也好。我虧欠妳太多...」說著說著,突然一陣酸酸的滋味卡在喉嚨。

「讓一切回到原點吧...一起..重新開始...」

「妳是艾爾莎,不該存在著史卡雷特的記憶...」

「不要恨我..我是個罪人...雙手沾滿的,是同伴的血」

「祝妳快樂...艾爾莎...」

「再見...就這樣,淡淡的..消失...」

「再見,艾爾莎...」

 

淚水滑下他的臉,他轉身

離去。

 

 

或許,我們會快樂?

在離開之後,

史卡雷特消失

不復存在.....’

 

 

.......The end?

 ''那天的夕陽,把整片天空染成了前所未見的

美麗緋紅色。

只要抬頭仰望,就可以看到那寬廣無垠的天空了

只要抬頭仰望......''

 

 

那天晚上,艾爾莎坐在床邊,哭了。

在她的身邊,擺放著一個掀開蓋子的木盒,裡頭有一張圖片。

是她偷偷請利達斯畫的,

傑拉爾的肖像。

 

她看著畫,感覺傑拉爾也在看著她,

兩人的藍髮相互輝映著。

 

畫裡的傑拉爾眼裡彷彿透露著某種訊息,

艾爾莎解讀不出來。

 

看著他的眼睛。忽然,艾爾莎釋懷了。

「沒關係...只要還能像這樣,看的到你..就好.....」

 

她看著他,笑了

 

 

''誰說,喜歡一定得甜言蜜語、至死不渝?

只要還存在著一點點的回憶,哪怕是片段?

哪怕,回憶只剩下你的臉?

心裡,

還是能擁有你,不是嗎?

這樣,對我們來說

已經足夠........''

 -------------------------艾爾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