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

露西望著手中的錶。奇怪,都幾點了?那渾小子還不來是死哪去了?

大門被打開的那一刻,露西就知道了。

「喲!露西,怎的今天公會裡那麼多人?」那明明是張才剛起床的臉。

「你是渾蛋嗎你!花咧?不是讓你去買花!這麼簡單的工作你還給我忘記!」

露西知道,她什麼都知道。

納茲即將被艾爾莎揍扁了。

當事人似乎也心虛了,說了句「對不起啊」就往門外衝。

真是場…混亂的婚禮呢…

 

‘’慢著點…我馬上…就來了…’’

 

「露西也真夠兇的…這不就買了嗎…」一個手提花籃的少年在街上狂奔。

似乎也不想想…是誰惹她生氣的呢!

「糟了…得再快點才行…要不等會兒又得捱罵了…」

想到了這點的他,更是加緊腳下的速度。

 

「糟了…得再快點才行…」向前跑著、跑著。

不行、不行,一切都太亂了。

怎麼可能…不會發生這種事的。

迷失的旅人,在街上的另一頭狂奔。

迷失,在內心深處。

即使被人撞倒了也不自覺,爬起來,依舊是向前。

已經沒有任何人能穩住他的腳步。

 

‘’思念,是條線…然而,這次我不會再讓它給斷了!’’

 

噠噠噠!

「真是的…怪人一個。」納茲不明所以的搔了搔頭,看著遠去的背影。

「連個''對不起’’也來不及說…唉唷喂,痛死了。到底是在趕什麼…」

算了,先回公會要緊。

提起散亂一地的花籃,納茲朝著公會的方向跑去。

但是,心裡總有著什麼小疙瘩。

是什麼?是那人臨走前給他聽到的一句話呢!

「糟了…得快點才行…妖精…尾巴…得快點才行!」

 

好熟悉…好熟悉的聲音呀…

-

「我是說…艾爾莎,妳今天…真的很漂亮。」

「是嗎?」她微微一笑。

誰又能看到?那抹笑裡的,悲傷。

「唉…但是啊…」露西嘆了口氣,坐在艾爾莎的身邊。

「但是?」她皺了皺眉。

「如果…妳這身禮服是為了’’他’’穿…不是更---」

「別說了。」

 

距離婚禮時間,剩下30分鐘。

最後的30分鐘。

 

休息室裡只有一夜一人。

「嗯...好香...好香...好希望快點聞到艾爾莎美麗的…嗯…Perfume呀!」

可想而知,這位邁入中年的大叔已經開始對隔壁房間裡的女士抱持美好幻想。

 

門,吱呀一聲,打開了。

 

一夜沒有注意,只覺偌大的鏡像裡,似乎有什麼在游移。

如水氣,蒙上一層霧。眼前的鏡子,竟然…好不真實。

就當他好不容易警覺起來的那一刻,來不及了。

一大片藍,擠進了他的視線。

「……來人啊……!!!Man!!!!!!!」

就這麼,失去意識。

 

還記得眼前最後一秒景像,是那蒼藍,以及格外醒目的紅色標誌。

真是可笑啊,他敗在自己的迷魂香裡。

 

香水,有毒。

噠噠噠!

擁有一頭藍髮的他延著長廊向新娘休息室跑去。

不會的、一切…一切都還來的急!

 

可是…這樣好嗎?是他先放下她的。

‘’我是,犯人。’’

不能去愛…走在光明道路上的人。

垂下眼簾,裡頭又有多少的顧慮?

他開始害怕了。

自己,又能給她多少幸福?

自己,有這個資格嗎?

 

不知不覺,長廊的盡頭。

傑拉爾站在門外,遲疑了。

 

「喀擦。」那是門開了的聲音。

傑拉爾不及閃避,就這麼和新人們打了個照面。

 

這對新人雙雙站在一起,構成十分和諧的畫面。

上下洋溢著幸福。

空氣中,還不時有著甜甜的味道。

 

這是一對,

不管風再大,雨再強,

卻任誰也不能拆散的一對。

從準夫妻兩人臉上的表情便可得知。

 

傑拉爾愣住了,他們是多麼的甜蜜。

相互挽著的手,在兩人之間繫上了條紅線。

既是羈絆,又象徵著承諾。

那是’’一輩子’’的承諾。

是永遠不變的心,水乳交融的愛情。

 

新娘茫然的看向他,那不是艾爾莎。

即使,她擁有和她一樣,曾經的長紅髮。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