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Talk
有事找我請用側欄Facebook聯絡,謝謝。

新郎看著眼前,似曾相識的陌生人,起了警戒之心。

他向前站了一步。

護住身後,那美艷的未婚妻。

 

‘’似曾,相識。’’

 

一隻手輕輕的從後頭扶上了他的肩。

他敏捷的轉過身。

剎那,一個音節就像是無意識的,跳出了他的嘴裡。

「艾…艾爾莎…」他,認出了滿面淚水的,她。

擁有一頭緋紅長髮的她,

斷斷續續的,接出了後面的句子。

「…史卡…雷特…」

-

「嗚…嗚…我非常高興…看到甜心們在此結合….」

雖然感動,但波布會長的模樣還真讓人不敢恭維。歐芭轉圈的軌道稍稍向後了一點。

還是身為地主的馬卡羅夫站了出來,才得以繼續下一個階段。

「咳咳!我說…是不是讓蓮、潔莉出來了?小倆口在後台等的已經不耐煩了……」

「咳咳,說的也是。」

 

在樂隊的吹奏之下,台上的紅幕漸漸升起。

那是幸福的樂章。

此時此刻,不論是妖精尾巴、青色天馬還是蛇姬之麟,

三大公會魔導士們的心裡,想必都是一樣的。

都同為這歡喜的熱鬧氣氛所感染。

 

新郎新娘在伴郎伴娘的引領之下,緩緩的從紅幕之中走向前方的紅毯。

沒有人知道伴郎什麼時候換了個人。

旋繞在四人之間的秘密,只有他們知道。

-

「艾…艾爾莎…妳的…頭髮…」

「早在那一天晚上就染回去了,笨蛋。」

面對眼前兩人好不容易的團圓,蓮和潔莉不禁相視而笑。

卻也不得不中斷接下來可能上演的哭哭啼啼以及互道相思之苦的劇情。

「我說…兩位,」潔莉插了話。「要說的話可以留到婚禮結束之後……」

「時間剩下不到10分鐘,」蓮攤手。

「老師到現在都還沒來…伴郎臨時缺席,我們要怎麼再生一個出來?」

傑拉爾的臉色瞬間鐵青,不過他掩飾得很好。

他絕對不會說出他把一夜給迷昏在休息室的事情。

艾爾莎看向他。

「別擔心。」她微微一笑,安撫這對新人。「現場就有一個。」

-

''突然覺得,紅地毯的終點,怎麼會這麼遠?''

''也罷,那就走一輩子吧!牽一輩子的手,作一輩子的戀人。''

''不,來生來世,還要在一起。''

 

每向前一步,傑拉爾的心裡就有種說不出的小雀躍。

這些感覺都還是他未曾體驗過的。

臉上很平靜,內心卻是波濤洶湧。

洋溢著滿滿的幸福。

 

當初在外地旅遊的他,一聽說婚禮的消息便急急返程回到馬格諾利亞。

沒想到一切都是個大烏龍。

艾爾莎和一夜是伴郎伴娘,蓮和潔莉才是真正的主角。

不知為什麼,他鬆了一口氣。

這感覺...就是幸福嗎?

有可能嗎?可能降臨在他身上嗎?

他是罪人,雙手沾滿的,是同伴的血......

為什麼?為什麼他還能再度享受這種事情?

這樣,公平嗎?

一直以來,他深信,贖罪才是他應該走的道路。

不該像現在這樣,踏上光明的旅途。

為什麼會這樣?他也不知道。

''既然沒有答案...那也不需要了吧!''

或許,冥冥之中,上天自有祂的安排。

手心的溫度,此時上升了幾度?

 

當牧師帶領新人唸出最後的宣誓詞,

現場的大家早已痛哭流涕,使馬卡羅夫直唸「這又不是喪禮,搞的那麼嚴肅幹嘛」

儘管他的眼淚不輸給大家就是了。

 

「你願意常常以溫柔端莊照顧你身旁的妻子,敬愛她、幫助她,不管是貧窮還是富有、不論是健康還是疾病,你還是會終身愛護她、保護她、照顧她,直到她生命的終點,盡好做為丈夫的本份嗎?」

「我願意。」

眾人詫異。

答話的,竟是那個站在新郎身後,擁有一頭蒼藍頭髮和滄桑眼眸的,伴郎。

眼裡透露出不能妥協的執著。

 

傑拉爾轉身,在驚愕不已的艾爾莎唇邊烙下了誓約之吻。

甜甜的,酸酸的,鹹鹹的。那是好不容易之後,得來的眼淚。

禮堂的鍾聲,此刻響起來了。

 

 

【手札】

啊啊啊…終於完成了,是嗎?

好久沒寫得這麼過癮了……

這是我第一次的長篇文章。

事後再翻出來看,整理整理,總是笑著當年自己爛到不行的文筆。

足足整理起來,竟然長達23頁,總共是一萬兩千多個字。

只能說…

好樣的,我太強了((踹

 

2013.4.16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彤櫻
  • 小楓好厲害啊!~
    傑艾是很好的~不過我喜歡的是格艾...
    不過還是很厲害!~
  • 不不不我覺得我根本不會寫傑拉爾w
    那麼最近...應該只會進行搬運Orz 沒有產物
    要段考一整個空不出時間來(。)

    Florence AK 於 2013/09/22 16: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