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之鷹  

 

「露西,妳給我回來!」一聲吶喊劃破寂靜的森林。一串淚珠灑下,如露珠般的晶瑩。周遭景物頓時沒了顏色,大地唱起哀歌。氣氛恍如重擔壓下,逼得人喘不過氣。如千鈞萬頂、又如滾滾波濤般永不止息。一抹金色笑顏就此倒地。微風拂起她的髮絲。「哈、哈,這是騙人的吧!」「露西,妳還要睡多久啊?」「我..我告訴妳喔!妳再不起床,我就要一直賴著妳家不走喔!」聲音在大氣之中顫抖,他看著那具支離破碎的身軀,乾涸的血液凝固。不肯就此罷手,直到那軀體變得透明、漸漸失去重量。

.

.

 

納茲搔搔頭髮,糟糕,又有一撮打結了。
好奇怪,就是好奇怪。說不上的奇怪。他可沒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茫然的望著前方。
「喂!你夠囉!」格雷怒視著他。「你應該沒有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吧!需要我提醒你今天是她的忌日嗎?」「我知道、知道。」他不耐煩的擺擺手。「那你就不要一副沒用的樣子坐在那!事實上,她走了以後你到底什麼時候有一刻正常過?」他這一番話,並未激怒納茲。反常的,他只是繼續茫然。


「是誰?我嗅到了,有人朝公會走來...」「是米拉,她剛剛去採買祭品也差不多回來了吧?我說你那是什麼鼻子阿...」「不對,她旁邊應該還有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門砰的一聲打開,兩個一模一樣的女孩就站在大門口。


金黃色的頭髮、陽光般的笑顏。剎那之間,整個公會悄然如止息。金燦燦的頭髮閃耀著,遺忘的記憶重新在每個人的心中翻騰。那是個...重視星靈、信念和羈絆的女孩。被遺忘的記憶。靜止的海平面,此時撲打上岸一陣浪花。直到..納茲的聲音響遍,將眾人從過去的時空裡拉回。「妳不是露西。妳身上沒有她的氣味。米拉,不要玩了。」


「對不起..我只是想..大家,別這麼陰鬱..露西...今天是露西的...你們大家,一個個都這樣。她..她不會開心的..」只見,其中一個女孩的金黃髮色褪去。待那光芒消失之後,站在那兒的,赫然就是妖精尾巴的白髮女子,米拉。「阿、不要哭,別哭啊!」格雷連忙阻止掛在米拉臉上那幾滴淚的搖搖欲墜。對他來說,他根本不想看到有女孩子哭。太麻煩了、太難哄了,這是他的天敵。「不要哭了,鳳眼男只是心情不好而已啦!」


「嗚........」米拉哭著,身後那有著和露西一樣臉孔的女孩拉拉他的袖子。「唉呀呀,忘記妳了,真是不好意思。」拭去臉上的淚滴,她一掃剛才的陰霾,重新抬起頭來,堆起滿面笑容。「納茲,我有事情要說。」她直視他的眼,彷彿要看透他一樣。納茲開始覺得不太舒服,一步步向後退。不願再看到那名金髮女孩。就彷彿是揭去他的回憶傷疤一樣。

「容我重新向大家介紹一下,站在我後面的這個人,她的名字叫露西哈特菲利亞。」米拉笑笑的對大家說,但視線還是持續停留在納茲的臉部表情變化。只見原本毫無生氣的臉龐似乎起了變化,就像是回到過去美好時光、又像是午後微風彿過草地般清柔涼爽。但隨即,又恢復原本的模樣。


「露西,她死了。」他說。米拉嘆了一口氣。「納茲...」她說。「你還記得從前的日子嗎?自從露西的事情之後,你就變成這副模樣。從前的納茲呢?你不是納茲。納茲沒有那麼懦弱。他不會逃。你是誰?把納茲還來。」這句話,似乎有些惹惱了他。


「我在逃?我在逃什麼?米拉,妳是不是腦袋壞掉了?我就是納茲。」


「你在逃避你自己呢!」


「我?」


「沒錯!你逃避挫折、恐懼,逃避不敢面對痛苦的回憶。你逃避露西,逃避全部有關她的種種。納茲,發生了這件事情,大家也都不好受。我們知道,露西對你來說很重要,對大家來說都很重要。露西說過,她......她最喜歡妖精尾巴了!所以!你忍心讓她看到你墮落的樣子嗎?納茲!不要再逃了!是時候面對過去了吧?本來就沒有人在責怪你了,你不用逃了!抬起頭來,把眼前的日子過好吧!快點.....燃燒起來吧!」


尾音落下,還未等大家的反應,後面的女孩再也忍不住。踮起腳尖旋轉、旋轉、旋轉。眾人一臉驚愕的看著她。她的體積縮小,開始縮小。旋轉的速度也愈來愈快,讓人眼花撩亂。金色的光芒包圍著她,就像是引領群星的首一樣。越來越快,節奏也越來越緊湊。當眾人目光終於隨著她停下時,她已不再是她。

 

 

 

那是個嬌小的兩個藍色生物,好似兩個可愛的布娃娃。

 

 

 


「米拉姐!對不起,我們撐不住了。」他們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