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之鷹  

「阿、阿,對吼!露西說過,你們只有十分鐘的效用,對吧?」


「米拉姐,正是如此!」他們說道。


納茲看著他們,愣住了。那是他再也熟悉不過的魔力。那種氣息,那種魔法,那樣的形式。那是只有擁有鑰匙的女孩才能使用的魔法。那是契約、羈絆、信念的魔法。那是...那是...那是他再也熟悉不過的魔法。他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剎那的金黃。


「傑米尼!」他的瞳孔瞬間放大。「開...開什麼玩笑啊!露西...她不是已經死了嗎!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別激動阿,納茲。先聽聽他們要說什麼吧!」還是艾爾莎鎮定,出手架住了納茲的臂膀,使其不會亂來。


納茲一瞬間只覺得憤慨!無奈架住他的不是別人,正是艾爾莎。再怎麼激動也沒辦法。


「不是、不是,這是不可能的!」他的眼眶溢滿淚水。自從露西消失在這公會之後,這雙眼再沒為任何人笑過。一個也沒有。「噯...納茲。」「哈比!你也覺得不可能的,對不對?露西不可能還活著嘛?啊?她.....如果還活著,為什麼不來找我們?她不是說過,她最喜歡妖精尾巴了嗎?如果她還活著,她是不會拋棄我們的,對不對?誰來回答我?對不對,對不對啊?」


「噯...納茲,我不知道。」


「好了好了,納茲哥,你不要再吵了。」被忽略在旁的傑米尼突然有點被忽視的感覺。露西的消失,他們也束手無策。他們不是不知道,主人和納茲哥的友情有多好、對待他們星靈也有多好。納茲的心情,他們能感同身受。發生了這種事,他們也很遺憾。想忘卻,卻又無法忘卻。


「其實我們今天來的目的,是要帶大家一起去看老朋友喔!」他們說。「等等!老朋友,這是什麼意思?」格雷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一年前,在主人失事的地點那,主人的鑰匙包就掉在那裡。靠著雷歐的幫忙,我們星靈在那裡蓋了間木屋住下去。」傑米尼說。「雷歐說他想見你們。」


「雷歐!是那個雷歐嗎?」格雷大叫,差點沒像納茲一樣衝出去。


「你們兩個冷靜一點!納茲、哈比、格雷、還有我,我們幾個去就好。」艾爾莎率先發號施令。「米拉跟著另一部分的人,先去幫露西上香吧。」她的眼神黯淡了,已不像過去那麼炯炯有神。那件事情,讓她的心都碎了。哈,還真不習慣。以前那個愛吐槽的聲音不見了,人呢?都是我...都怪我沒有能力,保護露西......「我們...也有一年沒和她好好聊天了吧...



「決定好人選了嗎?雷歐會很高興看到你們的。」

 

 

-

 



「納茲,走了。」艾爾莎將手搭上他的肩膀。搖著,死命的搖。然而他只是搖搖頭,撥開了艾爾莎的手,坐在墳頭。那是個仲夏夜,和莉莎娜離開的時間,一樣。艾爾莎感慨著。看著墳上出現一滴滴的水痕。那是雨水嗎?還是他的淚水?她分不清楚,也沒有那個必要知道。納茲...這個納茲...哭了啊...露西和莉莎娜...他們還要失去幾個夥伴?莉莎娜...後來她也不是安全的從異世界回來了嗎...?露西...快點回來,躲貓貓...不好玩的...


露西一定會回來的,她是這麼堅信著。


在離開前,卻好像聽到了什麼背後傳來的低喃。那是個,空洞的語調。讓人打從心底的發顫。


「伊格尼爾、露西,出來了唷,不要再玩躲貓貓了,這樣不好玩喔...伊格尼爾、露西,出來了唷,不要再玩躲貓貓了,這樣不好玩喔...

 


-

 


看著熟識的景色,艾爾莎不禁感慨。山嵐的霧氣飄渺如浮雲,和一片荒蕪的草原。寂靜。很難想像一年前,這裡可是經歷了一場浩劫。如今看來,卻與往昔差不了多少。在一棵具有相當年歲的大樹下,處立著一棟小木屋。木屋的門口,是雷歐在等著他們。


還是沒變。那一身的黑西裝和  一頭的棕髮。他跨步迎向前。


「嗨,各位。還真是有段時間都沒見到大家啦!都沒變嘛!艾爾莎還是一樣的...」「咚!」雷歐倒下,看著上方正怒目注視著他的格雷。


「兄弟,好久不見啦!這就是你打招呼的方式嗎?」他摸摸臉上多出來的、被格雷揍出來的淤青。開著玩笑,想化解這尷尬的氣氛。「雷歐!」格雷看著被他壓在下方的那張臉。「你搞什麼?為什麼一年多都不和我們連絡?你明知道---


「格雷,夠了,你先住手。」艾爾莎連忙伸出手,要是讓這座山再毀了一次可不好。而且,納茲還正處於剛下火車的暈車期,最好不要讓他醒來。要是被他聽見他們的談話內容,他一激動起來,連話都說不好。不用說是這座山了,搞不好到時整個城鎮都給他燒毀了也說不定。


「夠了,格雷,別再打他了。洛基,你們為什麼會住在這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