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道12宮  

「米拉,妳覺得呢?」艾爾莎轉頭,看著不遠處剛掃完墓回來的米拉。


「這種事,問我也不知道呢...」米拉笑笑。「去過伊多拉斯的人,你們是最清楚的。」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是,那一次是靠著阿尼馬的借助啊!」格雷答。這時,似乎有什麼,匡啷啷的從被艾爾莎提著的納茲的口袋中掉了出來。


一串鑰匙,露西的鑰匙。緩緩的,再度勾起大家的回憶。


剎那,哈比再也忍不住淚水。 轉身,從大門口就跑了出去。露西的死的衝擊似乎在牠年僅六歲的回憶中有很大的震撼,連莉莎娜的死都沒讓牠這麼不好過。之前那個每天吐槽的聲音呢?消失了。那個老是讓納茲跟前跟後的露西呢?消失了。太過分了、太過分了。是誰說露西可以說走就走的?怎麼會這麼不負責任?難道妳不知道,納茲現在過的是什麼生活嗎?難道妳不知道,納茲現在每天早上一睜開眼,乞求的不為什麼,就只為那一句''馬上離開我家!''的聲音嗎?怎麼可以這樣?妳知道妳的消失,把納茲害的什麼事都做不成了嗎?噯...露西,我們不是同小隊的嗎?怎麼可以連個理由都不給就走的?天底下哪有這種人!露西太可惡了!


「呃......哈比你......」還未從暈車期裡清醒的納茲奮力的想要掙脫艾爾莎的魔掌,倒是有個白色身影先替他衝了出去。


「哈比,等等,你要去哪裡!」  「妹妹!」  「莉莎娜!」  「呃呃......莉莎娜...


納茲努力的脫離了艾爾莎的魔掌,向前爬行,想要追趕跑向前的一人一貓。卻又感覺自己再度被提起,晃在空中,很不是好受。


「你這樣也未免太慢了!格雷,我們走!」回應他的,是那抹飄揚的緋紅。

 

「格雷SAMA要去,我也要去~~~」倒是沒人注意這個緊追在後頭的雨女。

 

-

 


「果然...是這裡嗎?哈比?」  「哈比,快出來!」  「呃......


 
蒼藍的天空一望無際。處處是令人驚心的影像。這裡是死者的居所,如果沒什麼事,公會的人們都會來這兒悼念幾番,那些不在的前輩。一個碑比一個的散落各處,無比的感傷,彷彿是想訴說那些、那些無人知曉的老故事。這裡是,妖精尾巴的墓園。


四處非常乾淨,想必是米拉剛剛打掃過了。在最遙遠的角落,矗立著一個碑。應是不起眼的卻因米拉的那束水仙而耀眼。碑旁還可以見到條藍色的尾巴扭動。沒錯,那是露西的墳墓。


「哈比?出來了唷,我是莉莎娜,快出來。」  「噯伊...莉莎娜、納茲、格雷、艾爾莎...這個...


哈比手上拿著的是個閃亮亮的東西,似乎是被誰遺忘在這裡。


「吁、吁...這個...這個是露西的鑰匙,是霍...霍洛洛奇姆,怎麼會在這裡?」為大家解答的是剛趕來的朱比亞,看來是花費了不少力氣。「啊...啊,朱比亞好累啊...要是格雷大人能揹著朱比亞跑來的話朱比亞一定很幸福...  「少亂說!」


聽了朱比亞的話,艾爾莎再度把焦點移到那支鑰匙上。的確,那種設計、那樣的質量和上面累積的傷痕,是露西的沒錯。


「怎麼?他沒跟著露西一起進入伊多拉斯?」率先發問的,格雷。「看樣子是這樣沒錯呢...怎麼辦?」莉莎娜扶著昏睡一旁的納茲,不知所措。


看著大家,還是理智的艾爾莎做出了行動。她接過莉莎娜遞來的納茲,隨手一拋,扔到了露西的碑旁。隨後,帶著大家離開了這塊土地。


「艾爾莎?」格雷不解。「不要去打擾納茲、也不要去叫醒他。」艾爾莎繼續向前走。「我們在旁邊小聲討論就好,露西的事,他最好不要聽見什麼。」


就這麼昂首闊步的向前走。


任誰也沒看到,當他們離去時,碑上那抹奇異的光芒。


光芒褪去,納茲已消失原地。


誰也沒看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