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茲‧多拉格尼爾  

 

「現在...這是怎麼回事啊!」一個拔高的女尖叫聲傳來,在這個莫名其妙的時間裡。現在是晚上。


「我說...露西妳小聲一點好不好...隔壁鄰居都會被妳吵醒的...「你!給我閉嘴!」  「是是是...」有著一頭粉毛的小子跪坐在一名金髮少女旁,驚懼的回答。


「喂!總該給我個解釋這傢伙出現的原因吧!?」  「我哪會知道啊!」雖然口氣這麼兇,但事實上,露西正溫柔的撫著被他帶回來的、倒在地上的『人質』?修長的指滑過那張臉,那是一張略顯疲憊的面容。一旁的納茲看得驚呆了。怎麼?亞斯藍德的女人都這麼溫柔嗎?「神哪!求求您把亞斯露西讓給我吧!」這話是在心底說的,當然。


「接下來該怎麼辦?」露西看向另一邊的自己。怪哉!怎麼會有人自己向自己求救?可她偏偏就是這麼做了。「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把他打醒呀!」

 


 


就從納茲的角度說起吧!只覺得剛從世界上最慘烈的大地震中被喚醒。身體竟然不由自主的劇烈搖動,呃......這感覺...不妙啊...就跟坐火車沒兩樣啊......他勉強睜開了雙眼,只見兩個模糊不清的人影在眼前晃動...吶吶!這身影還如此熟悉呢!不對......這下更暈啦!這會兒可好了,湧起的膽汁啊、胃酸啊,又逼迫他給昏了過去。


「欸...那個...我說...他不會睡死了吧?」伊多露西試探性的戳了戳納茲的臉頰,該死,竟然沒用。只是說時遲那時快,一道白色光芒從他們頭上的天花板射出。「你們兩個小心!有埋伏!」眼明手快的伊多露西連忙將露西推給蹲在角落的伊多納茲。真的假的?世界上竟然發生露西對納茲他投懷送抱這種事?至少在他眼裡看來,是這樣子的。


「碰!」「碰碰碰!」「碰!」從光裡掉落出幾個不明物體,隨後褪去。疊在最下層的自然就是依然昏迷的亞斯納茲。


那幾個不明物體動作也不是蓋的。才一眨眼,方才還在伊多納茲身邊的露西立即就被包圍在他們之間。


「噯...我就知道露西不是這種人的...露西不會就這樣隨隨便便死掉的...「哈比?!大家怎麼都來了?」


「怎麼?我還以為妳會很高興看見我們呢!」吐槽的是站在一旁莞爾的格雷。


這是怎麼回事?


露西可說是受寵若驚,這還是頭一次她被當成明星般的關注。重逢的喜悅到現在還讓她不可置信,這一年多來,她等的豈不是這一刻?她期盼著,期盼著有一天能再重新連起她和夥伴間的羈絆。即使這很有可能是個遙不可及的夢?誰也無法預料,這一刻只要轉過某個路口就能遇見?種種的回憶就像是海浪般襲來,拍打著那滿載著思念的帆,浪頭逐漸升高,模糊了航線。漸漸的,浪花打濕了她的眼眸。那是想念化為重逢的淚水。就像一串銀絲,染濕了她的眼眶。


而她卻沒有想過,她和夥伴的羈絆,從來就沒有斷過。

 


-

 


至於艾爾莎等人到底是怎麼來到這伊多拉斯的呢?這就得將時間回推一下來做個說明。


自從莉莎娜發現了異樣時,再融合茱比亞的線索,整個案情就像是淌了一攤泥水,陷入膠著狀態。直到......


「噯!艾爾莎!墓碑發光了喔!亮晶晶的好漂亮。」最大的助力是哈比,要不是他偶然看見他所謂的『亮晶晶』,他們可能也一輩子找不到納茲了,更何況是露西。經過討論,眾人決定推派莉莎娜使用動物接收變成老鼠,從碑上的縫裡瞧瞧光的源頭。才一個眨眼,年輕的白髮少女已然消失不見。


身懷眾望的莉莎娜遵照著艾爾莎的指示,向露西墳上墓碑的深處慢慢前進。越接近核心,那光芒也就越大。白耀耀的甚是刺眼。深處,似乎還有著甚麼詭異魔力在吸引著她。


不過,這裡有一點必須先澄清。所謂『露西的墳』,這種說法其實不正確。當初在幫露西建墳時,妖精尾巴的各位也是很苦惱。自古以來就有句「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才符合禮儀。但,既然找不到屍體,怎麼建墳?最後,大家只能勉為其難的弄了個衣冠塚。


為了彌補死去的露西,大家還很刻意的將墓碑做了個特大號。想要永遠記住公會裡那個活潑開朗可愛善良的金髮美少女。

 


記得是份痛苦,但忘卻也是種煎熬。如果...痛苦能使人刻骨銘心,就讓我承受吧!

 


沒想到這特大號的墓碑可苦了莉莎娜。正當她的體力就快支持不住想回頭時,一股熟悉的力量將她下拉。墓碑似乎發出了難以想像的低喃。就像是想把到手的獵物全吞噬一般,這股魔力,也想把她給吞下肚,做為一頓飽餐。莉莎娜的潛意識,是在叫她趕緊回頭。

 


「可是...好熟悉...這股魔力...好親切...怎麼回事呢...既陌生,又親切的這份力量......


「那就來吧!快來我這兒...快來...快來...快來...


「不行...不可以...我不能...不能這樣做...

 


已經接近核心了。


憑著驚人的意志力,滿身大汗的她遵循著自己僅剩的一點意識。拚命爬呀爬呀,爬回了裂縫出口。想掙脫,掙脫這裡,想逃離,逃離這條束縛的枷鎖。

 


剛剛那聲音是怎麼回事?腦袋裡一片混沌...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沒有盡頭的夢...混沌...無止盡的...

 


「莉莎娜小姐?」茱比亞的聲音將她帶回現實。大家都被突然從縫裡跳出來的莉莎娜給嚇著了。何況她就像是靈魂出竅一樣,眼底盡是空虛。


她像是著了魔似的大叫。

「快!快!打破,快打破墓碑!快點...將那墓碑給擊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