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多拉斯  

 

眾人一臉驚愕的望著她。


「莉莎娜,妳傻啦?」格雷好心的向前探了探她的額,嗯嗯,沒有發燒啊?此舉讓一旁的茱比亞非常不滿。喂喂!格雷sama是我的!


突如其來的肌膚接觸讓莉莎娜完全清醒了,從那場美好的惡夢裡回神。她不高興格雷把她當傻子,更不高興自己和茱比亞很有可能從朋友關係轉變成情敵。如果可以,她不希望得罪任何人。因此她後退了一步。接下來才是重點,該怎麼解釋她在墓碑裡看到的一切?望著哈比迷茫的眼神,她既心疼又煩躁,沒把握能夠解釋得好。她將矛頭對準了艾爾莎。如果艾爾莎了解的話,事情就好辦了。


「那個...我看到小型的魔法陣了...就在露西的牌碑裡面...  「嗯?」


很好!艾爾莎感興趣了。這稍微幫她增了點信心。


「大家都知道吧?我曾經在伊多拉斯待了三年。那裡的魔力我還記得,再清楚不過了。那裡魔力的氣息...形式...那股魔力...它想把我給吸進去...就跟三年前,一樣。那是通往伊多拉斯的魔法陣。跟當初我即將進入異世界那時的感覺......一模一樣...」她篤定的說著,沒有一絲猶豫。


艾爾莎動搖了,很想看看莉莎娜說的是不是真的。這種事她還是第一次聽到。她緩步走向前,直到墓碑離她不過兩呎。


「莉莎娜,妳確定嗎?」「嗯。」......


艾爾莎緩步向前,抽出了隨身的配劍。在眾人的驚呼聲中,劈頭便砍了下去。哈比摀住眼睛,原以為自己會捨不得看見露西的碑牌被砍成碎石瓦礫。怎料,艾爾莎的攻擊竟毫無用處,僅僅讓墓碑開了點小縫。她一臉詫異,尷尬的握著手中劍,汗珠一滴滴淌下,伴隨著竟是她一聲聲的喘息。


「呃...怎麼會...?」她拂去額上汗珠,掩飾自己的失誤。以為自己下定決心對付得了這毫無生氣的石碑,沒想到這塊碑就如同露西一樣,她捨不得。


下一個挑戰者是格雷。


「哼!試試這個怎麼樣?」他揚聲說道。在三聲爆炸之後,白霧中,出現了格雷得意洋洋的一張臉。


「噯伊!發生了甚麼事?」「格雷大人?」「我只是用了這個。沒想到會這麼簡單就解決了。」他的掌心,放著一顆不大不小的炸彈。


白霧散去,露西的墓碑已被炸成碎片。在正中央的,是一個環繞著奇異光輝的魔法陣。


它的深邃,只能由各位來自行想像。


一個通往伊多拉斯、隱匿在死者居所的入口。

 


-

 


當眾人正在交換重逢的喜悅時,嘰嘰喳喳的哭喊,和各種心情交織在一起產生的『噪音』似乎吵醒了睡得正熟的納茲。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就這麼醒了,坐了起來。


空氣中,似乎扮雜了一種熟悉的氣味,是露西的。他看著不遠處高聲嘻鬧的眾人,在他們的中央,確確實實地,就是露西。


是露西。

 


-

 


艾爾莎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一團黑影就快速的衝進他們中央。很明顯的,目標就是...


「露西!真的是露西!哈比,你看!看到沒?是露西耶!露西!看啊!垂眼男,你看!我就說嘛!露西根本就沒死!欸,露西,妳跑到這裡來玩啊?怎麼不帶我一起?妳知道嗎?妳不在的時候,公會發生了好多事...還有還有,妳那間房子...唉唷!好痛!艾爾莎妳做什麼打我?」


「夠了,納茲,你給我冷靜點。好好地給我看清楚你抱的是誰。」


頭上腫了個大包的納茲似乎心不甘情不願,抬起頭來。怎麼?他抱的不就是露西嗎?這什麼問題!難道露西身上貼了個牌子「禁止納茲碰我」嗎?給我看看有什麼關係?那麼久沒碰面了難道她不開心嗎?可悲的是,納茲似乎還沒搞懂「男女授受不親」這檔事。雖然這對妖精尾巴來說,好像也沒什麼明確的界線了......


「咦?露西,妳的頭髮...還有妳這身奇怪打扮是怎麼回事?看起來好好笑。」喔喔!


金髮女孩的額上,似乎出現了許多小小十字路口。她這衣服穿了那麼多年了,可還沒被人說過「好好笑」啊?蹲在角落裡的伊多納茲皺了皺眉。可憐啊!顯然這位施主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惹火了露西,可沒什麼好下場。


另外一位金髮女孩,躲在角落吃吃的笑。


納茲聽見了,立即轉頭。咦?那裡也有一個露西?轉回去。這裡也有一個露西?但下一秒......


「欸,露西?妳在玩分身啊?看起來好好...「我不是你的露西!看的!」 


「出出出...出現了!露西小姐的...48拷問技之一的揉太陽穴衝擊!」伊多納茲失聲叫道。


「嗤,果然是火焰笨蛋,找錯人了也不知道。虧你們還是同個小隊的。」「說誰是火焰笨蛋啊!」


納茲揉揉頭上的腫包。怪怪!兩個都長得一模一樣不是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