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多拉斯  

 

伊多拉斯的時間計算和亞斯藍德不同,現在是半夜兩點鍾。


雖說稱不上是什麼宴會,但就以這群早已餓過頭的旅人進食的方式來看,也差不多了。折騰了好幾個鐘頭,能再次聞到飯菜香,就算是在糊里糊塗中趕出來的,也是很令人欣慰的一件事。


「哇!莉莎娜小姐的手藝真好!自從妳回到亞斯藍德之後,似乎進步了不少呢!」「啊?哈哈。真的嗎?只是跟米拉姐學了幾招...「是亞斯藍德的米拉嗎!妳們團圓了吧,太好了!」伊多露西高興得蹦了起來,右手肘差點沒激動到順勢連身旁的伊多納茲給一起拍下去。「謝謝妳。不過這幾天,可能要麻煩露西妳了。我想去探望這邊的米拉姐,畢竟...這三年...都是她在照顧我的...我走了之後,她一定很難過。」「沒問題,她一定很想妳!」


哈比轉過頭去,看來餐桌上右邊這一小部分是滿和諧的。


「喏,露西,妳喜歡吃肥肉,這塊給妳。」「我從來都沒說過我喜歡啊...你怎麼跟以前一樣,完全沒變?」露西不耐煩的吐槽,從剛剛開飯以來,這已經是納茲第三次夾這種又油又膩的肉給她了。「啊?為什麼要變?保持原樣不是很好?」......


艾爾莎對於這兩人的互動頗感興趣。露西沒發現沒關係,至少她發現了。看來露西還沒意識到,納茲的視線在她身上停留了有一鍾頭之久。以前這種場景是很難得出現的。艾爾莎了解,嗯,她確定她完全了解。她還注意到,露西和納茲的距離,似乎比剛剛開飯時還少了幾公分?啊!年輕真好!這臭小子...也到了這種年紀了吧?這...這叫甚麼來著?情竇初開,發情期?


看來我們不得不承認女王的思想不是我們凡人可以理解的。
 

 


-

 

 


「該解釋解釋了吧?到底,亞斯藍德的我在那時發生了什麼事?」很好,該是主人展示權威的時間了。


「蛤啊?難道露西沒有告訴妳嗎?」格雷不解。望著站在一旁的露西。也對,留著那種回憶,不如不提起。茱比亞在角落裡默默咬著手帕。


「沒有。」「原來是這樣啊......


納茲站在露西的旁邊,完全不解現在的氣氛。沉甸甸的,活像是有人要死了一樣。更何況是談話內容主題了。他將頭轉向一邊,那裡是沙發的方向。

 

「嘿,這邊的露西。你們在說什麼?」「白痴!不想聽就不要問。還有,不要用這種方式叫我!!!」
 


她全身的金毛都豎起來了。

 


-

 


「納茲,等等我、等等我啦!」金髮少女急急跟在他的後頭,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納茲好像在趕火車,逼得她只能用小跑步跟上。不過,若是「納茲在趕火車」這事真的發生那還真的奇了。

 

「哎,露西。不然妳說,任務的報酬要怎麼來?不快點解決,妳的房租不就又付不出來了?」納茲停了下來。突然,他神色緊張的看看四周,圍巾不見了。露西見他這副模樣,有感而發。「我說你啊......如果,我也消失的話,你還會像現在這樣這麼認真的找我嗎?」她看著他,從一旁的灌木叢中拾起白色圍巾,原來是給棘刺勾住了。


可惜,納茲現在滿心只想著快點結束快點回家,無暇再思索其中的含意。「嘖嘖,妳這話莉莎娜早在四年前說過了。會啦會啦!」他不耐的擺擺手。


過了沒一會兒,行動快速的他又把露西給遠遠的拋在後頭。

 


-

 


「唉......」看著眼前身影漸行漸遠的他,露西嘆了一口氣。這下和納茲走散了,該如何是好?一個弱女子這樣孤伶伶的給人隨意扔在深林中,人生地不熟,會遭遇什麼危險也說不定......就這樣,沿路碎碎念的她還是不得不跟著納茲的腳程而去。


天色濛濛、細雨霏霏。此時,一記悶雷打來,正巧落在納茲前方不遠處的枯木上。乾木柴一碰上火焰,便燃燒了起來。不久,化做一堆灰燼,隨著雨水沖刷,成了大地的煙塵。見此情景的納茲打了個冷顫,正想回頭呼喚露西,才發現給他搞丟了。一股不祥的預感在他的心底,萌芽。露西,在哪裡?慘了,明明答應艾爾莎要好好顧著露西的...反而給他自己搞丟了。焦急的他像失了魂的在樹林裡亂竄。


雨,來的可真好!大家的氣味全被沖散了。


-

 


「欸?下雨了?」一滴雨水落在露西的金黃上。冰的刺骨,冷得發顫。遠處樹林上方迸發了兩道光芒。紅得緋紅,藍得深藍。還有股深不可測的魔力蠢蠢欲動。不遠處可以聽見打鬥聲。艾爾莎?格雷?糟了,得快趕過去才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