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多拉斯  

 

「艾爾莎、格雷!」「露西!?」艾爾莎驚訝的頓了頓,「納茲...納茲他怎麼不在妳旁邊?」

「我跟納茲走散---「快閃啊!」「砰!」露西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一聲巨響、一陣天旋地轉過後,張開眼睛,才發現自己和艾爾莎已經被格雷壓在身下。「糟糕,我竟然會大意......「沒事的。」

 

「怎、怎麼回事?」露西嚥了口口水。「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氣氛好像不太對勁?剛才那是什麼聲音?她順著艾爾莎手指的方向望去。同時,下巴竟也不自覺的掉了下來。


視線能及之處,盡是『無』。一片滿目瘡痍,枯枝、落葉、斷垣殘壁等等的什麼啦,像是被千萬大軍給橫掃過,土木不生。嗅嗅鼻子,空氣中能聞到燒焦的味道。是火藥,不過這不是納茲。眼前一片荒涼。遠處樹木不知倒了幾棵?根本就是災難片!這樣大的一塊地為什麼會在轉眼之間灰飛煙滅?這是什麼樣的魔力?草木盡是枯黃,花蕊也凋謝。鳥兒被巨響嚇的從林木上方竄出,一飛天際。


 
一股涼意竄上她的背脊,露西顫慄了起來。這股魔力...為什麼...為什麼她會覺得如此不安?


「看到了吧?露西。妳待在這裡太危險了,現下妳只有一個任務,趕緊把納茲給我拖過來!」艾爾莎氣喘吁吁,露西根本沒想過她竟會有這副模樣。


一副賊寇模樣的人站在不遠處,手裡抱著一個巨大的管狀物,管子的另一端還正冒著煙。就是他吧?就是這個人令格雷和艾爾莎束手無策?怎麼可能!也不就過這麼小小一個人---


好像是猜到了露西的心思,格雷自動向她解釋。「別小看他,他手上的砲所發射的彈藥可是能讓人致命的武器。何況他已經瘋了!對準我們就是一陣掃射。天殺的!要是能和他溝通就好了!快閃!」「砰!砰砰砰!」又是一陣掃射。


露西恨不得能立即離開這地方,但是她的良心告訴她:不行。她沒辦法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拋下同伴不管。身為妖精尾巴的魔導士,怎能這麼沒出息!雖然耳邊隆隆砲聲不止,但心裡的戰鼓可是咚咚的響起。一片煙塵瀰漫。本能促使她的手向腰帶移動,皮革的厚實感讓她安心。她還能戰鬥,還能為了同伴而戰。只要有這點就夠了。


艾爾莎拍開了她移向腰帶的手。「離開這個地方,把納茲帶過來。妳沒辦法的。」


「躲起來?這算什麼!不行!身為妖精尾巴的魔導士。既然這東西有能力殺人,那我就更應該義不容辭的銷毀它!」


露西衝了出去,伸開雙臂。「可惡!這不是鬧著玩的!」格雷驚慌的叫道。一道魔法陣自露西的雙掌間蹦出,金光奕奕有如眾星閃耀。「別說了,你們已經耗盡魔力了,對吧?」她微笑。眼前的人似乎被她的舉動給嚇到,抬起砲口,就是瞄準。

 


-
 

 


噠噠噠!納茲是一路跟著聲音來的。天雨路滑,林子裡溼答答的不好走。他有不好的預感。


「露西!」終於找到了,他吼著,白色的龍麟圍巾在他身後飛舞,看來格外閃耀。他看著露西回頭望他的方向看。「哈、哈,你看,我比你還快到這裡喔!」「少給我廢話!快回來!」白癡!我找妳很久了知道嗎,妳難道不知道這樣會很讓人擔心嗎!納茲在心裡抱怨,直到看清了眼前現況。


那個人是誰?為什麼拿著大砲對準露西?他想幹什麼?不會吧?露西怎麼會傻傻站在那裡?垂眼男和艾爾莎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傷痕累累?為甚麼他們讓露西站在那裡?好多好多數不清的思緒塞滿納茲的腦袋,逼著他失去理智。他怒不可遏,大吼一聲,向前跑去。


伴隨著那一聲怒吼,對方火力全開,一切消失殆盡。


一切都灰飛煙滅。不著任何痕跡。


此後的整整一年裡,最強小隊的第四人,從缺。

 


-

 


「呀!果然還是自己家裡最舒服!」女孩向後伸了伸懶腰,看向窗外的景色,依舊如往昔。


提筆寫下最後一行字,露西闔上巨大的棕色封皮書。書裡的一字一句,都是這幾個月來最珍貴的回憶。她回到了她最愛的家,妖精尾巴。那裡有一群成日愛吵鬧生事的朋友們、有天天開趴的一群醉鬼、有善良溫柔的一群女生好麻吉,還有一個整天無所事事、一無聊就往她窗口鑽,不知大門為何物的臭小子。但他,不,是他們。全都是她最愛的一群家人。她知道。


似乎是零星的阿尼馬作祟、又者是當初無法完全清除通道的緣故,露西就這樣,在一聲巨響,在失去意識之後,睜開眼,就是伊多拉斯的世界。原理和當初的莉莎娜相同。或許是霍洛洛其姆本身被拒絕於是返回亞斯藍德之故,哈比才能在墓園裡找到時鐘座的鑰匙。
 


還是自己的家最好!露西是這麼想的。


(
伊多拉斯篇,完。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