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尾巴-幼  

 

衣服在天上滑了一道完美的拋物線,伴隨著的是,氣溫的高高低低。溫度的驟變很難不讓人想到某兩個死傢伙。這...要打架去外面打可以嗎?啊!牆壁好像又破了個大洞...怎麼這麼熱?桌子是不是燒起來了?


露西開始覺得,或許她不要回來這個世界會不會比較好?


「開派對囉!是派對!」舉起酒杯,不,是酒桶。豪邁的一飲而盡。宴會對卡娜來說,是適合暢飲的好日子。


「卡娜,別喝多囉!」米拉笑笑的快步經過,托盤上一杯杯的氣泡飲料正咕嚕咕嚕的冒著白色泡沫。「就不怕被吉爾達茲逮到嗎?」「誰理那種死老爸啊!」卡娜哼了一聲,但臉上幸福的紅暈卻久久未散。「啊啊啊...米拉說的也是。算啦算啦!還是多留些給露西吧!畢竟主角是她嘛!」「不、不...我不太會喝酒......「有什麼關係嘛!我教妳啊!」卡娜舉起酒桶,遞到露西的嘴前。


「不...我想指的不是這個啊.....!!!」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卡娜的野蠻中,女主角 ── 露西哈特菲利亞,所喝下的第一口酒,正式為晚宴揭開序幕。


響砲拉起,彩帶緞飛舞旋旋、片片。對妖精尾巴來說,屬於他們的宴會,早就開始了。這是為失而復得的夥伴的歸來所舉辦的派對,是歸來派對喔露西這麼心想著。看著眼前的格雷納茲互賞了一個拳頭,下一刻卻又笑著打打鬧鬧的吃吃喝喝。


這就是妖精尾巴,眼前的大夥兒全都是患難與共的朋友。雖然彼此有過不愉快、不合作,但那畢竟是曾經 ── 露西永遠也忘不了那次的公會內戰,那是一種儀式。事件過後,又是新的一天又是新的妖精尾巴,重新脫胎換骨的,更團結、更融洽,更可愛的妖精尾巴!夥伴永遠是夥伴,死黨永遠是死黨。


「有時會拌嘴、偶爾會打鬧。但...我想...那就是他們對彼此表達關切的方式吧!真是的,一群不坦白的傢伙...嗝!」似乎是受到了酒精的影響,露西在滿臉的微醉紅暈中,笑著打了個滿是酒氣的飽嗝。
 


-

 


夜幕漸漸降垂。轉眼,已是午夜時分。


全身熱辣辣的似火燒,不習慣喝酒的露西,回到家、開了門,第一件事就是 ── 睡。


喝成這樣,還是第一次!腸子...我的腸子是不是燒起來了啊!!!心裡不斷吶喊的露西,連睡著也難過。總覺得房間熱的像火爐在燒,喝醉的人都會這麼難過的嗎?為什麼會有人喜歡喝酒啊!一整天下來,渾身黏答答的,我要去洗澡,我要去洗澡啦!!!


雖然是這麼想著的,但露西此時已經不可能有多餘的力氣站起身來。更何況還有洗澡的氣力。頭一次沒有洗澡就立即夢周公去的露西,就這樣靠向床上一旁的柔軟物,沉沉睡去。

 


-

 


納茲是被吵醒的。一大早鳥兒啾啾擾人清夢。搔了騷凌亂的頭髮,他看向旁邊那個傢伙。


先環顧納茲所在的這間房間。傢俱擺設和品味與納茲不但極為不搭,更是格格不入。


 
書櫃上擺了許多書,舉凡《魔法的奧秘》、《植物大百科》、《索莎拉周刊》、《美味料理入門》、《話說菲奧雷歷史》、《時尚穿搭》,可見屋主的閱讀興趣極其廣泛,無所不包。


衣櫃就矗立在書桌旁。不是吊帶褲就是迷你裙,除此之外,別無其他樣式。


房間格局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剛好能住進一人。頂多20幾坪,月租7J ── 不,經過七年之後,聽說房租已水漲船高成了8J。這不是其他人的住處,正是露西唯一的小窩。


回過頭來看看。 


在意識到大量的酒氣如狂風暴雨般襲來時,納茲不免心中一驚,找尋這陣酒臭味的源頭。不過他怎麼想也想不到這會是從一旁熟睡的露西所散發出的。


嘛,算了吧。畢竟自己也是一樣。


他大手肆意的玩弄著露西的金髮,不時地弄出只屬於那金髮上,特有的櫻花香。洗髮乳的味道即使過了三天都不會褪去,這便是露西的實力。不過納茲也是時至今日才明白,他現在面對的這個異性朋友,是如此的...美麗。


「美麗」這個詞,對納茲還是生疏的。明明自己知道一點審美觀都沒有,但他面對現在這個敗在酒精下的露西時,心裡頭第一個想到就是這麼一個詞彙。


...算了,這檔事兒他永遠都不明白。不過,和這樣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漂亮的''露西共同組隊了這麼久,才第一次真正的深刻感受到了夥伴佼好的面容,納茲有些羞愧。露西...自己之前到底是怎麼看待露西的啊!他想起自己曾聽見馬卡歐說過的一句話:「納茲那小子嗎?欸...還真想不出那種畫面。跟他交往的女生到最後一定都會哭吧!那種粗心的邋遢傢伙。」


奇了怪了,為什麼會突然想到這句話啊!


納茲還是有少年心的。


再次看著眼前佳人,納茲好像聽到理智線斷掉的聲音。沒有想太多。


一個蹙眉、一個眨眼,納茲就這麼向露西一開一闔的小嘴湊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