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尾巴-幼  

露西嘛,是被驚醒的。不過...這到底是神馬情況啊!她想睜開眼睛,卻發現已經被人摀住;她想動手,卻不知道手已經被納茲給抓牢了;她想大聲叫喊,嘴上卻貼著一片柔軟!


可是...為什麼,溫度好熟悉。可惡,該死,太舒服了。對方好像是不滿足似的,拚命想侵略露西的口腔。再這樣下去,牙齒就要對對撞──這不是重點!我露西的節操可不能就這樣丟了啊!她牙一咬、眼一閉,腳就這麼朝對方的下腹給踹了過去。


「嗚啊啊啊幹甚麼很痛啊──」「咦欸欸欸怎麼會是納茲啊啊啊!」「啪!」順便還附贈了個超響亮的巴掌。


「說!你、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什麼?啊啊、對了,忘記說,妳消失的那一年間我就搬過來了啊──啊哈哈,因為原本那地方的房租已經到了嘛,而且露西這裡住著比較舒服,剛好空著也是空著,所以我就──啊哈哈、哈,哈......」納茲看著滿臉黑線的露西。唔,其實這傢伙散發的死亡氣場跟艾爾莎比也毫不遜色嘛,哈、哈......


「那、你,剛剛,在麼!」露西以絕望的眼神外加憤怒看著眼前這天然呆,為什麼...嗚嗚為什麼平平白白一個少女的初吻就這樣被奪走了沒天理啊!


納茲愣住了。嗯?為什麼會去親露西呢...答案有是有,可難不成要我跟露西說「因為我餓了」嗎!這種答案要怎麼說出口啊!露西看著納茲想了半天欲言又止,惱了,毫不留情的又是個巴掌。丟下納茲,逕自向公會去了。

 


-

 


「我說納茲啊...怎麼這麼沒精神的趴在吧臺上呢?這可一點都不像你,不是嗎?」「嗚...嗚啊...」納茲有氣無力的,勉強抬了抬眼皮。雖說,不用瞧也知道那是米拉。


「哎呀哎呀~怎麼啦?我來猜猜...啊!肯定是因為露西吧!我看她最近貌似很不開心呢,尤其是看見納茲的時候哦?」「行了,米拉求妳別說了行不行...」「納茲做了什麼讓露西不開心的事嗎?」「...啊啊我也搞不清楚...


這麼說來,的確是有啊!露西該不會還再為一星期前的事情鬧彆扭吧?真是服了她了。


「果然,納茲沒有露西就提不起工作的幹勁呢!我說...這真是青春呀!」「米拉妳什麼意思?」「唉呀,我是說納茲啊...你喜歡上露西了對不?」「噗──」看著米拉能面帶微笑的說出這句話,納茲不禁一陣寒意上來,還差點將剛喝下去的一股腦兒給噴出──果然史特勞斯家兩姊妹都不是能小覷的啊!「喜、喜歡?」


「嘛,我自己本身當然不確定你對露西的想法啦!現在下結論或許是早了一點。」米拉笑笑的看著納茲「不過──要是喜歡的話,盡好趁早行動會比較好哦?露西是個萬人迷嘛你說是不是?像是格雷啊、洛基啦,他們都很喜歡露西喔~~~」笑笑的說完這句話,米拉離開了吧臺,留下了身後獨自一人思索這句話含意的納茲。

 


-

 


在露西剛回來的那幾周時,大家說有多興奮就有多興奮。歡笑、淚水、派對是每天一再上演的。沒去過伊多拉斯的人總會想要露西給他們說說那裡的故事,她也就不厭其煩的娓娓道來。偶爾大家也會跟她說說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發生了什麼變動啦、什麼有趣的事,還有那些露西沒參與到的。那年裡,少了她的櫻花祭根本一點兒也不好玩。


聽了這些故事,露西總會在無人時,默默得躲在角落流淚。


不過漸漸的,習慣了她的存在,公會又回復以往平靜的生活,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能的話也盡量沒再提起。露西也漸漸適應家裡多了一人一貓的存在。老實說,她並不排斥,很享受像現在這樣風平浪靜的日子。經歷了這麼多事,她已身心俱疲。


在天氣晴朗的夜晚,她會要求納茲陪她出去散散心。看著頂上的星空,她有時也會抱著哈比講述那些星座的故事。納茲通常是無聊到在一旁睡著了。這時,哈比就會提醒露西,回家的時候到了。但每次扛他回去時總少不了哈比那一句調侃的「有一腿兒~~」通常是捲著舌頭說。露西就會把納茲拋在一旁,逕自追趕這隻小貓痛扁一頓,卻忘了納茲的存在。因此,有時早上醒來,納茲都會發現自己是在大街上睡著的,卻也莫名其妙的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嘛,這種平凡的日子也挺好的,不是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