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x露  

 



注意!注意聽呀!在菲歐列王國的最邊緣,有座讓「神秘」給孕育出來的森林......沒錯,就是這麼奇異!歷經了古老千秋的培育,和無數蹉跎的歲月。那是座老的不能再老的森林。那是月亮女神親自為他吟唱的,那首誕生時的旋律。


聽呀!且聽我細細道來!在那森林的中央,有池湖水。據說,那是大地之母聚集了所有生靈的淚水形成的。聽呀,這兒有個傳說!每到了晚上,那湖水總會如水晶般地閃閃發亮!聽呀!他有個名字,叫淚湖。


那是一對年輕情侶的眼淚,愛情受到了雙方家長的反對。女孩很傷心,跳進了湖裡。男孩悲痛欲絕,吟誦了段古老的歌詞後,也跟著殉情。那是個淒美而不存在著名字的故事。


有人看見了!他說,湖底的閃閃發亮,是女孩化做的寶石;有人看見了!他說,湖底的耀眼金光,是男孩的眼淚化做金子。


有人想潛去打撈,這一進去,就再沒出來了。大家都說,那是男孩為保護女孩,不願讓任何人打攪他們。至此之後,凡想下去探看的人們,全莫名的消失......大家都說,那是男孩發怒了!怨靈變成了水鬼。


當心,千萬要當心吶!小心這森林、遠離那淚湖!不要貪圖會致命的美麗寶物!月光銀輝下,淚湖發出了血紅的光芒。那是哀怨,朗誦著沒有名字的唯美愛情故事。


當心!千萬要當心!



 


納茲搔了搔頭,不明所以的看著晾在他眼前的一張委託單。單子的正上方,是露西雀躍的臉龐。「如何?這任務就接了吧?我們不是好久都沒一起工作了嗎?不錯啊,有60J!」當然,任何人都知道露西的重點是最後那一句,納茲嘆了口氣。「我看看啊...?這啥?委託人是外來的警察!妳瘋了嗎?跟這種傢伙合作!我老早就不爽這些人老是要我們賠償破壞的費用了!」「還不是因為你!你還敢說啊喂!」露西差點沒生氣到飆粗口。


「上上次,打壞一盞路燈。賠償費,5萬;上次,燒毀一間店家。賠償費,20萬;昨天,還因為你說什麼看起來很好玩就把別間店的商品全部給弄壞,一次賠了25萬你知道嗎!」露西扳開手指頭,開始列舉眼前少年林林總總「英勇」的「事蹟」,說得吹鬍子瞪眼睛。納茲看見她的情緒這麼「激昂」,也不敢出聲辯駁,誰知準會招來一頓拳頭。


「納茲,看來這次是你理虧囉。就聽露西一次吧!這次我有任務要忙,就不陪你們了。如果順利得到報酬,補回50萬,餘下10萬還不正好可以給露西當房租?我看,你就別鬧性子,跟著她做好工作就行了。」艾爾莎靠在吧檯上,惡趣味的看著眼前倆人。


露西則是一旁感激涕零,她最了解她需要用『錢』的心思了。看著眼前姊妹淘一個鼻孔出氣,從納茲那方向傳來一聲哀怨的嘆息。

 


-

 


露西止不住的打起呵欠,從沒想過工作地點會比傳聞中還遠。亞各森林還真不是浪得虛名啊!


歷經了近12小時的火車之旅,現下,兩人終於站在委託人住址門前。少女嘆了一口氣,唉,已經大半夜了,委託人還醒著嗎?我可不想跟個渾身髒兮兮的臭傢伙在外餐風露宿一個晚上啊!何況,那還是個未從火車驚魂記裡清醒的傢伙。


夜幕籠罩,繁星點點,閃亮如水晶般。露西開始認真考慮要不要野外露宿了,雖然說這森林挺美的。看著星星,就像看著媽媽一樣。不是有句話這麼說嗎?星星就像媽媽的眼睛一樣,在天上守護著我們。想起這些事情,擁有一頭金髮的她欣慰的笑了,正好和頂上的彎彎月牙相映襯。她扶起納茲,抬起手,朝那門板上扣了兩三下,還是碰碰運氣好了。省得孤男寡女在外多危險。


黑暗中,那厚實觸感的對面有了回應。只聽得一句「請稍等」後便又消失於門後。露西可以很清楚聽見裡面的交談內容。


「大小姐,醒醒、有人來了。」接著,屋內響起了哀怨的哈欠聲。啊啊、果然這時候都已經就寢了吧!露西懷著一絲歉意這麼想。「這麼晚是會有誰啦...哈啊啊...影山,回去睡你覺啦!門外的肯定是鬼啦...」喂喂,我說委託人吶,妳把來應徵工作的魔導士當成半夜鬼這樣真得好嗎?「嗯...大小姐,您說的有理。可能真的是幽靈吧?孤魂野鬼的那種,死狀都很淒慘...您看?這森林裡的確也沒什麼人是不是?暴屍很多的吶。現在幾分?啊啊,是半夜一點十分呢...我曾經聽過一個故事,說是什麼這時候來的電話或敲門絕對不能應...啊、搞不好這間屋子以前曾死過──


「哇啊啊!你能不能不要在大半夜說鬼故事啊!」


門的另一端傳來驚悚的尖叫聲。原本聽見那故事就已經不好受了,現在又在這漆黑的林子裡迸出一個拔高女高音,詭異氣氛弄的露西也起了雞皮疙瘩。嗚哇,好難受,越是這種時候越想確定後面有沒有人──


折騰了好半天,終於看見裡面亮起了燈光。露西鬆了一口氣。


門板打開了一條縫,原先那應門的聲音又出現了。


「進來吧。」他是這樣說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