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有

 

致 阿尼‧利昂納德

──就算全世界都與妳為敵,

 

01.

她已經安全了,待在這裡,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擾。

她已經習慣了孤獨。現在,她更不會介意獨自一人待在這、巨大且冰冷,即便如此仍透明無瑕的水晶裡。

 

02.

能赤手空拳將比自己體型大上一號的男孩給扳倒的她談不上是什麼溫柔的女孩。

「要記住了、她不好相處。」她不是那種會對著你溫柔微笑的少女。

為了夢想,她可以捨棄一切事物。包括:同伴、性命、人性

她不求人們理解她、又有誰會知道呢?她所背負的是回到家鄉的一切希望。

只是、沒人發現,

那副承載著希望和罪孽的肩膀太過纖細。

 

03.

豔紅。

多麼高貴!那可是曾經宣誓過將心臟獻給人類的、嚮往自由的熱血。

如今、這道本應還在胸腔裡流淌著、滾燙的豔染紅了她的腳底。成了綠茵之上的一點裝飾品。

“通往自由的道路總得附出一點犧牲,即使是生命,這應是你們成為士兵時早已做好覺悟的了”

她將他們給踩過、給捏碎、然後毫不留情的摔向了地面。他們的白骨自支離破碎的身體裡露出、血模糊了印有自由之翼徽章的綠色披風。

又如何呢?

她不記得自己到底殺了多少人,那種東西不重要。

若是連這種最基本的憐憫和同情都無法捨棄,那麼想回到故鄉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她很清楚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找到他、然後帶走。

只是想回家。不夠,還不夠。

然後她加緊了腳下的速度,一腳輾過他們,朝目標所在的方向疾馳行進。

 

04.

她緘默,在眾人當中並不突出。

她沉淪、寧願做個人渣。當周遭環境事物發生變化,她最先考慮的是自己。

不過,她說啊:這......不就是個普通的、正常人嗎?她也只是想當一個、平凡人而已。

 

05.

她的兩道眉毛不自然的向上彎起,雙頰兩側染上緋紅。

她笑、她大笑。詭異而扭曲的笑顏毀了那副本應沉默而冰冷的面孔。駭人的笑聲迴盪在空曠黑暗的地下道前。

並不能否認、那樣的笑容非常喪心。

......同時也令人心疼。

她像是瘋了那樣的大笑,笑他們傻、笑他們笨、笑他們的憐憫心氾濫成河,也笑自己的愚蠢。

愚蠢到連那一刻都還收不起同情拍掌將眼前的人擊斃、導致現在自己落得這般田地。

唉...終究還是敗給了人性...還是人心?

 

06.

他們是曾宣誓過要向人類獻出心臟的士兵。

他們只能算是半個人類,還有另外一半的基因──是巨人。

雖然目標不同,但他們擁有相同程度的渴望。

他們所背負的命運,沉重的不比表面。

但是這樣的他們,卻要互相廝殺──是誰扼殺了、這樣的十五歲?

 

07.

是這個世界、美麗又殘酷的世界──硬生生讓明明如此相似的兩人卻要承受不同的包袱。

 

08.

直至最後一刻,她仍希望能帶著他一起走、回到故鄉。

那個人......不就在自己眼前嗎?就在她前面不到幾呎的距離啊!

她知道自己快瘋了,明明早已知道結局卻還在癡心妄想。

 

09. 

「什麼都不捨棄的人什麼也無法改變。」因此,她決定捨棄人性。過多無謂的情感只會成為她回到故鄉的絆腳石。 

況且,自己、還能算是個......人嗎?

但終究,她還是敗給了自己。

當對方早已殺紅了眼衝過來時她還在想爸爸。

想故鄉、想回家。

那瘦弱而嬌小的身軀承載不了這麼重的期望,你們知道嗎?

 

10.

她落下、不斷落下。

從此以後,她的名字不會是第104屆四刃的「阿尼‧利昂納德」、而將會成為「女性型巨人」。

大家最在意的不會是阿尼,而是帶給他們恐怖衝擊的女性型巨人。

 

11. 

她流淚,透過一層水晶折射出的眼淚美得令人心碎──即使她是那個阿尼。

但,陷入深沉睡眠、平靜無盪漾的那張臉,看起來,其實沒有那麼的令人厭惡、啊。

沒有了那副看透人性的悲傷神情。睡著了,也不過就是個單純的少女。

如果睡著,能夢見妳日夜思索的那個「家鄉」的話,那就睡吧!

就這麼安詳的睡去。

 

12.

塵埃落定,今天發生的一切終會成為歷史。

幾隻恰巧飛過的野雁也這麼覺得吧!才不會駐足停留。牠們展翅高飛,飛向牆外的世界。

睡吧!我親愛的阿尼,睡吧!

如果妳能在夢裡獲得心中渴望,回到那個一切都沒發生過的家。那麼就睡吧!

將思緒帶往遠方,跟上那群野雁。回到妳心中繫念的那個家。

 

 

──就算全世界都與妳為敵,請記住。爸爸一直、一直都在這裡支持著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