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Talk
有事找我請用側欄Facebook聯絡,謝謝。

※滾上來更一篇。

 


 

柔和的晨光從枝椏間稀稀疏疏的照了下來,朝霧的水氣還未褪去。黯淡地,緩緩地。太陽還未真正升起四人卻已早早爬起動身尋找警部的下落。若是跟隨著他們的腳步、再把鏡頭倍率放大點,那麼眼瞼下那一道道淺淺的灰色新月形痕跡應是不難發現。可想而知是前夜睡眠不足的緣故。若是再仔細一瞧,更可以清楚見到那位有著一頭蓬鬆亂髮、圍著條白色圍巾的男孩臉上清晰可見的紅色巴掌印。

... ...嘛,就不說是因為露西早上醒來發現兩人的姿勢過於親暱在驚嚇之餘所造成的結果了。

──姑且不談這個。

 

走在前方的寶生麗子突的剎車。「!」

環顧四周,一行人幾乎可說是已抵達了淚湖。赫然跳入眼簾的是一棟木屋、一排楓樹,和一塊突兀矗立在湖畔旁寫著“請勿接近”的警示牌。

風驟葉落,飄進了女孩的掌心。剎那間她覺得攤在自己手上的,不是葉子,而是一整個故事。

 

 

納茲和麗子好奇的打量眼前這幢小屋。片刻,許是抑制不住這片心理,納茲舉起手,率先敲了敲破舊的木板門。

「哈,囉──?」

門板裂了一條縫,「... ...什麼事?」

是個年紀長的老婦人。

「是個老太婆!」「碰!」「切,呸!什麼老太婆?!老娘還沒老到這種地步臭小子!」對著納茲沒頭沒腦的大喊,姬森忍不住就是一拳。

 

好個久違的陽光熱情。

...好久沒見過了呢,這長久的歲月。

 

「啊哈...對不起啊大姊... ...」不,這時候你只要說老奶奶就好了哦?!麗子在心中暗自這麼吐槽。就在對方快被折騰個了沒耐性正打算關起門時,影山走向前,恭敬的鞠了個躬──這似乎是身為管家最可悲的習慣──並一如既往的標準語氣這麼說道:「不好意思...美麗的女士,我們幾個是外地來的旅人。由於對此地不熟,方便讓我們進去與如此優雅的您談上幾句問些問題嗎?」

「哦?哦呵?呵呵、歡迎歡迎。」

影山真不是蓋的。

一行人歡天喜地陸陸續續地進了屋子,哎喲喂是說走了這麼久終於有個地方能讓我們歇歇息喘喘氣喝口茶問問題了吧真是太好啦!納茲的眼角餘光忍不住轉向少女的那抹金黃,但並不如預期,露西只是呆愣原地。

「露... ...西?」

她只是出了神的盯著那片葉子。

 

 

「來,喝吧。口很渴了哦?這是這一帶的特產喔!」老婦人將四盞茶杯遞向四人面前,杯內腥紅色液體讓人不敢恭維。時不時還散發著有如水溝的腐爛臭味。

回想起她對待那紅色頭髮上吊眼前來應徵委託工作者的方式,麗子連忙咕嚕嚥下就是一大口。

「哦呀?!好乾脆?!好喝吧!」

「... ...嗯。」

──個頭啦!是哪裡有一點讓它成為特產的啊!嗆死啦、哈,啊哈?古怪的老太婆!麗子在心中是這樣咆哮。

 

「我叫姬森,住這兒呀已經很久了哦嘿!有什麼事放馬過來盡管問!」老奶奶興致勃勃,朝著前方四人吼道。看著漸漸順利起來的任務,露西也不多加費心。倒是先環顧起四周的環境。

朽木製成的傢俱、蜘蛛網毫不客氣的遍布四處。慘澹的只覺察到一股潮濕,露西沒來由的打起冷顫。

 

唯一擺飾是雕花並不怎麼起眼的相框。

 

那是張泛黃的老照片,年代久遠。就算抹去了玻璃片上的灰塵也依稀只能看出圖中的輪廓。露西瞇起眼,隱隱約約能看著兩個人影:右方的人兒凹凸有致,那顯然是年輕時的姬森。穿著質地不錯的衣服料子、嘴角的上揚難以言喻;左方的人兒陽剛壯碩,露西猜想要是不錯的話,肯定就是笑的詭譎的她的白馬王子。再仔細一瞧,就什麼也瞧不見了──「可惜可惜...」露西搖頭嘆道。望著照片剛好缺了的一角,男人自頸部以上,空空如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