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指撫過,書皮所沾染的灰便又立即擦去了一層。

先不說這書的厚度大小,光從它的歲數上看來,至少也有百歲之餘。歲月的重量艾倫拿在手裡似乎只有沉甸甸一詞可以形容。「難怪這麼髒啊...想必已經很久沒有被翻閱了吧......。」

這裡是,調查兵團的地下書庫。

 

*

「诶,我嗎?」驚訝之餘少年睜大了眼,從未在這地方聽說過的陌生名詞自對面男人的口中迸出。一點也不可笑。他掏了掏耳朵,確認自己方才聽到的不是幻覺。

「原來、原來在調查兵團裡還有這種地方啊?我還以為只是謠傳而已沒想到真的有嗎!?」

「嗯。」

「又大又廣又古老的那種?」

「......對。」

「诶──可是那種地方清理起來不是很麻煩嗎,又大又廣的?」

「......有完沒完。放心,時間夠,我會讓你一直到清完才能走。」

「......。」

他不敢再做吭聲或詢問。差點忘了,自家上司可不好惹。依他的個性肯定又要弄至傍晚才罷休。「──大概是要確保每本書在黑暗中都能乾淨清潔直閃亮光吧、哈哈...」艾倫忍不住這麼揣測。

 

 

亦步亦趨尾隨男人後頭,藏書庫的入口並不是很高,甚至得稍微彎個腰才能通過。也難怪,聽傳聞裡頭留有不少內地早已絕版的禁書。不想惹人招謠就只能隱匿其蹤跡了吧──雖然他很好奇,像這樣的違法事例高層們還幹過多少。

「進來。」男人指示,艾倫才開了個門縫,書本特有的紙張味卻撲鼻而來。方感到香的同時,卻也是咳聲一陣。因為隨即而來的,是漫天蓋地的褐色煙幕...有歷史年份的。男人黑了臉。

 

 

回想起不久之前,艾倫放下撢子。再度將注意力轉回眼前這本書之上。隨手翻了幾頁後大概是描述壁外世界之類的吧,他心想。"就跟阿爾敏同我看過的那本一樣。"

相似的湛藍的透徹的圖片,清晰的以油墨印上了稍顯昂貴的紙張。少年像個孩子一樣(也真的是如此)目不轉睛張著大眼盯著書本上的圖片。炎之水、冰之大地、砂之雪原...一幕一幕,他回想起了加入兵團之初。

 

「因為,我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啊!」

 

──所以想去這個世界以外的地方看看。這是艾倫加入兵團的初衷。那些清明的閃耀的海水、那些高聳的挺立的巨木。還有好多好多他曾未見過的風景與顏色,被愚蠢地人們抹煞的只剩下圖畫,烙印在久遠的記憶裡。

"紅色。"

有這樣的地方嗎──?少年不禁好奇。一大片一大片的紅,可能是滿叢滿佈的花兒、也可能是其它他從未知曉的名詞陌生事物。直到他猛然一覺臉上那些溫潤液體...

是淚,不過為什麼他的眼眶裡會噙滿淚水?

艾倫赫然想起,這種溫潤觸感。「...紅色。」

是呀!他即是最明白這種顏色之人。這樣的風景他看過無數遍......第一次,那是在自家破碎的磚瓦前,自家母親的白色碎花圍裙上──

 

 

「不要──!」他這麼大叫,忽略了幼年軟嫩的嗓音會讓一切場景變得多滑稽。恐懼攫住他一身。使他聽不見身後三笠的呼喊、漢内斯叔叔的好言相勸。他沒看見母親,朝他搖搖頭、努力驅趕他的手。

不和時宜的他想起某句話,

Unser Kampf kann nur zwei Ergebnisse: Entweder wir folgen dem Körper des Feindes der Vergangenheit, oder folgen wir dem Feind den Körper in den letzten

(我們的鬥爭只可能有兩種結果:要嘛敵人踏著我們的屍體而去;要嘛我們踏著敵人的屍體過去)

「復仇」一詞瞬間閃過艾倫腦海內。他想起來了,自己常看的那些兒童圖書上,總是帥氣的王子經常瀟灑的拋下這話。無意識地,他正在向前移動。

紅色、紅色、紅色、紅色。

「不要──!」他沒聽清楚,母親似乎喊著些什麼。驚恐的揮動雙臂。「艾倫不要、別過來......快逃!」嗯?叫我快逃...怎麼可能!我、我馬上就去救妳...那些字句,似乎也正轟隆作響。

"不是生,就是死!反正只有兩種結果,我就衝上去試試!"

只可惜年幼的他終究並非帶著配刀的騎士。攔腰抱起艾倫後,漢内斯叔叔頭也不回朝著卡露拉的反向疾行。那一天,還是孩童的他,鮮紅的畫面和焚燒的怒火滿溢他眼中,復仇的念頭占據他整整三天三夜。母親殘骸流淌下的溫潤液體則噴濺了他一身。洗也洗不清,直往心裡頭去。

 

*

回過神來已是半响,雖然地下書庫看不見西下的夕陽。但少年猜想時間肯定也不早。同一時間完成工作走向另邊查看下屬情況的他,毫不驚訝眼前還是書山一座,而本應將它收拾乾淨的下屬攤坐其前──還有點無助地。

眼角的殘留晶瑩剔透,想不看見也難。

"嘖、到底還是小鬼一個。"利威爾心想。

「對不起兵長...!我會負責把剩下的完成再回去!我...我、非常抱歉!」

「...不用了,走吧。」

「诶!?可是還有這麼多...!」「明天再來就行。......?」

此時男人眼角餘光不經意瞥向一處,依序攤開的書本都停留在有大片豔紅圖畫的頁數。他依稀記得,前幾次壁外調查,曾見過這樣的地方。

「...這是楓樹林、旁邊那頁上的果實叫火龍果,長在壁外的、還有這裡......」他將手指移向了另一角。「草原...,如果在空曠又夠大的地方,我們看到的夕陽就會是像這個樣子。」

紫紅色的。

非常漂亮。

「兵長...出乎意料的懂好多!」「...沒什麼。」利威爾咋舌,"出乎意料"這四字格外刺耳。「...你到底想幹嘛,小鬼。紅通通一片的。」

「......诶?!」

方才沒自覺就往紅色圖片一個勁兒的找翻找了,艾倫完全找不出個解釋。面對長官步步逼近詢問,少年嚇得咬牙緊閉上眼。

"完了,被抓到剛才偷懶的證據了這下、兵長絕對會殺了我吧,絕對會殺了我吧啊啊啊啊啊──!"

 

 

然後滴落。

利威爾有些在意肩上濕成一片的淚水,小鬼正在他懷中毫無節制的哭個淅瀝嘩啦也不管自家上司的潔癖如此嚴重。鼻涕口水眼屎,利威爾盡量不往那方面細想。

對方的體溫逐漸冰冷,於是他再度抱緊。關於少年的兒時他聽說過一些。

"...算了,就這麼縱容一次也未嘗不可。"男人讓埋在他胸前的孩子緊靠,喃喃地唸著。

「媽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