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西

"呃...讓俺先搞清楚。醉酒和大冒險輸了,你是哪個?"

不知道為什麼亞瑟突然很想找人來幹一炮。對,你沒看錯,意思就是字面上的那種。距離他上一次肆意揮霍已經是三個月前的事情,對象是那個該死的法國佬。雖然他恨極了那些鬍渣刮在他身上但不得不承認感覺還不錯。床伴做的久了自然也能摸透彼此渾身上下的敏感點在哪裡。他於是閉上眼睛,喘著粗氣陷進沙發。想像弗朗西斯粗糙的指腹是如何滑過他的腰,然後摩娑他大腿內側的刺青。他會將舌頭竄進他的耳廓,惡意的在那裏舔咬打轉......哦,他媽的!亞瑟意識到再往下想下去可能會更糟,他需要一個人,一個真實的對象。光是自慰和空想對他高漲的慾望沒有任何實質的幫助。他覺得自己體內有股熱流在奔騰,細胞放大喧囂。

那麼這次找誰好呢?弗朗西斯目前不在。而那個姓瓊斯的一年級太沒節制。亞瑟‧沒朋友‧也沒炮友‧柯克蘭悲切的發現自己居然得在這種境地被迫想起他人際差的事實。但是他想起樓下有個新搬來的南歐人,名字安東什麼什麼太長了沒記清。說起來這間學生宿舍的唯一好處就是不按年級分棟全部打散,什麼形形色色的學生他沒看過,所有雄性的基本需求就是建立在幹炮這回事。

然後他懷著希望叩響了安東什麼的房間門,扣的又急又快又大聲。南歐人一個踉蹌差點撞在門板上,心想著這要不是失火了就是那個平常沒在幹嘛禿頂的舍監終於要認真肅清秩序一次。然而打開門他發現哪個都不,英國人很淡定地拿出好幾款明顯兒童不宜的東西問他習慣哪個───呃,頂著他的小帳蓬。

於是畫面回到的一開始的那個問題。英國人很正經的等著他的答覆。難道他不知道他這種表情會讓他的粗眉毛變得多麼可笑嗎!安東尼奧在心底咆哮,幾近崩潰的那種。

"我還在等你邀我進去坐坐呢。難道你不認為這個提議不錯嗎?"

"聽著,柯克蘭。俺不知道你犯了什麼病,總之現在的狀況讓俺覺得就這麼大喇喇放你進去會很不妙───"安東尼奧咽了口水,視線往下。"雖然頂著這麼個東西站在外面也很不妙就是了。尤其別站在俺門口,拜託。"

不過他才沒聽見對方說什麼,他的眼裡只剩下對方不斷拍打的長長的睫毛。亞瑟突然覺得有點口乾舌燥,生理心理都是。安東尼奧完美的要命,長相絕對不比弗朗差。襯衫下擺沒理好,風一吹就露出他健康的小麥膚色,仔細一看肌肉線條雖不明顯但正合他口味。他想操他,想幹他。想把他的床搖到骨架全都散了(雖然要是這麼做舍監恐怕真的會殺了他)。他纂緊拳頭有股想讓面前喋喋不休的人閉嘴的衝動。從沒停止思考的腦袋使下身愈發炙熱。安東尼奧還有副好聽的拉丁嗓音,而亞瑟想知道他能讓那叫聲變得多麼綿軟、多麼支離破碎。或許、我是說或許。或許他真的該這麼做───

"───嘿,其實你沒在聽人說話對吧?俺覺得你還是先回───操!"

安東尼奧驚恐的發現面前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扯住了他的衣領向裡邊甩之後關了門上好鎖而現在正在扒他的衣服還選擇性地無視了他飆的那一連串大長髒話。有種不好的感覺逐漸爬滿他全身,他覺得下半身兩人緊貼著的地方好像抵到了某種硬物。

"你想幹什麼?你不會是認真的吧?"他抬起頭,恰好迎上那雙同樣翠綠的眼睛。

"我想幹你,"然後那雙眼睛答話了。"而且...對,我是認真的。"


"認真的想操你。"

"操你媽柯克蘭───啊❤"


●獨伊

"路德路德~你說說看。究竟是我喜歡你多一些呢,還是你喜歡我多一些?"費里西安諾坐在上鋪,兩隻腳垂下晃呀晃。忽略日曆上某個被紅筆大大圈起來的日期的話今天還算是個美好的一天。他今天沒有課,路德維西也沒有。然而兩人沒有出去晃晃這間占地遼闊風景優美的校園的打算。路德維西打算今天就這麼坐在筆電前,他則自願陪著他。

而像是習慣了他沒有邏輯的問題一樣。路德維西看了上舖的人一眼,很快又將視線移回螢幕前。"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建議你先去看看牆上的日曆,費里西安諾。我想,你可能明白,日曆並不是單單的一件擺飾。"

"別這樣嘛!"他軟軟的嗓音傳來。"看看外面的天氣,路德!如此美好,如此溫和。上帝創造萬物是要讓你拿來欣賞的,用你的眼睛去蒐集,去看,去體會什麼是美!我們不該浪費它的,不是嗎?讓陽光灑在身上,躺在柔軟的草皮上───然後,我想,就這麼來個午覺也不錯。我知道學校裡有幾個這樣的地方。能讓肌膚接近自然,讓風吹在身上───"說完他真的就這麼往後躺了下來,看著眼前有點泛黃的天花板和角落的蜘蛛絲。"而不是像現在,盯著天花板和牆壁,Ve。"

他看著路德維西停下了動作,手指終於離開鍵盤。老天!費里西安諾發誓,他從沒有一天覺得敲鍵盤的的聲音也能成為噪音,仁慈的上帝讓它終於停下───

"我想,你的建議也不是不可能實行。正好我最近覺得睡眠有點不足...""欸!?欸欸路德你說的是真的嗎?太好了我們現在就───"

"你的論文什麼時候好我們就什麼時候去。"德國人重新調整好姿勢,手指再次撫上鍵盤。"當然,在不被當掉的前提下。還有幾天就截止了。你的進度目前是零,相信你應該很有把握能在這幾天做好。"然後他再度沉浸在螢幕前,恢復作業模式。他沒忘記給上舖的人一個微笑作為"加油"兩個字,而上舖的人也覺得他那極少出現的笑容好看極了,儘管他現在根本不想看到。


●米英

KQ設定,總之是你追我跑的日常被抓到之後干了個爽_(:3L


●親子分

他就是看不順眼,那個隔壁的傻子為什麼老是沖著他傻笑。他才沒有覺得他笑起來的樣子真是好看極了,一點也不,該死!羅維諾收拾好畫具準備回家,今天的生意真是差勁透頂,然而這都是他的錯!要是他沒有一直想著他就好了!他一點也不喜歡,一點也不覺得那樣的笑容很溫暖!

羅維諾又出包了,今天上門的生意十個有九個他都畫成了同一個男人的臉。頂著一副笑容,頭髮卷曲的四處翹起。五官還挺俊俏,偏偏長著一雙勾人的眼睛!要命的,被他的視線一掃過你就別想出來了,從對他的記憶裡。那兒有泛著橄欖綠的湖泊,清澈但深不見底。那樣的地方本該是怡人的,令人傾心,然而他覺得自己正不斷的下墜、下墜、下墜。彷彿從此再也不能掙脫。

事實上羅維諾畫的棒透了,畫裡的男人叫安東尼奧‧費爾南德茲‧卡里埃多。客人沒有責罵他反而都欣然掏錢想買下這些作品,畢竟男人長的挺帥。然而他覺得自己真丟臉,出那麼大的醜。他非得跟每個人道歉賠不是並且重畫一幅。他說這些都是拙作,是非賣品,並且為自己荒唐的行徑拒收了那些錢。

回到家裡後他將這些畫掛在了牆壁上,就像先前他做的一樣,而上頭早已掛滿了百百張。隔壁的傻子又沖著他叫了,用著極其煩人的好聽口音。"羅維諾你回來啦!今天生意好不好哇!俺做了番茄義麵,今天過來蹭飯吃嗎?說真的,你都來俺家作客了那麼多次,也讓俺去你家坐坐好不好嘛?俺覺得你畫畫挺好看,能幫我畫一幅嗎?"

該死的,能不要這麼吵嗎?羅維諾覺得心情挺糟,然而安東尼奧還是連珠炮似的發出一串噪音。他忍不住開窗朝外喊了句閉嘴,就急急忙忙地換了衣服朝噪音的來源跑去。你說什麼?不要誤會了。他只是單純的肚子餓懶得下廚而已,才不是因為想見他!



只是單純存梗而已...都不是完整文章_(:3L 日後可能打算寫也可能不會,只能先以這種段子形式存著了。總覺得不把這些東西打出來可能以後就真的看不到了(。)但是高中進了模聯後可能會很忙的樣子QWQ我還不想拋棄二次元...啊啊啊最近好缺肉尤其是dover的(不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