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 Talk
有事找我請用側欄Facebook聯絡,謝謝。

有人這樣問我,問我計畫在這週末做些什麼。然後我這麼回答了:我要讀書,為了即將來臨的段考。


很小很小的時候大人告訴我,說你們長大了,不要只會死讀書。要對未來有抱負;對社會有貢獻;對夢想要實踐;對不合理要提出。你們有問題就去找老師,不會再去找同學。

現在我長大了,我懂了。明白我正在做什麼,明白學校的考試很重要。因為我是台灣人,所以必須遵從台灣的教育體系。


我要讀書,讀書之外的事情通通見鬼去吧,至少在升上大學前或大學畢業以前我什麼都別想。我讀書是為了一次又一次的期中考,為了一個名叫學力測驗的制度。因為我是鬼島的學生,我必須,我該,我本來就要這麼做。學生的本分就是讀書,讀考試要考的書,讀學校發的書。

所以我不能抗爭,不能讀我所想的、所喜愛的。我不可以,因為那只是浪費時間。讀書就是為了考上好大學,只要你學會全部課本裡的東西,你就一定能有一個好學歷,一定能有一個光明燦爛的未來,一定能有一份薪水優渥的工作,一定就不是失敗者。而且因為我是台灣人所以我服從,我驕傲。我不會去提出這中間哪裡錯了,因為大家都說你們不用管,你們還只是學生,你們只要讀書就行了。我不會也沒必要去加強特別喜愛的學科,因為他們說各科要平均。你分數到了就到了,就算再精進也不會因為你特別厲害就幫你加分。所以從此以後大家的國英數地歷公物化生科都一樣厲害。我們不用分工,因為我們每一項都會做,而且做的一樣好,也一樣爛。


至於服裝,去抗爭做什麼。真是丟學校的臉,無聊,沒有意義,愧對你們身上的制服。我們不能再有類似反抗,因為身為女性就是要三從四德。不過男女要平權。好ㄛ,從此以後男女都三從四德。女性能夠擇自己所喜愛的服裝穿著,同時取消生理假、去服兵役。做到真正平權。當然男性也要分擔懷孕生子的義務,分享什麼樣的感覺叫經痛,當然也要選擇裙子作為制服穿著,當然也要分擔一半的家務事,當然同工不同酬。因為男女平權。平什麼權?


我為什麼要,為了段考而讀書。那我終於畢業了怎麼辦,在職場上怎麼辦,我為什麼而讀書?為了公司升遷的段考而讀書?我升遷了然後呢,再為了人生的期末考而讀?

我為什麼要為國家的體制而讀書,因為我不能為了自己而讀。我為什麼要,因為我只是學生,什麼都不用管,只能好好拼段考的學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彤櫻
  • 很久很久也沒有出現了。
    我是彤櫻。

    是啊,到12歲是一個界線。
    終於明白了溫習是怎麼樣的感覺。
    終於知道書本吃起來是怎麼樣的味道。
    終於知道看著題目不懂做的空虛和無奈。
    終於知道被拋下來是會痛的。
    終於明白跌下去的離心力有多大。

    我,終於也13歲。
    高興也來不及笑著長大了一段日子。
    後來又發現好像甚麼也不剩。
    我是香港人,中學二年級。

    在台灣來算大概是初二,高中嘛。
    算了,到那個時侯可能世界已經停了。

    在這永無止息的世界裡不斷地輪迴。
    笑了又哭,哭了又笑。
    然後在無痛的回憶裡尋到了安慰。

    中學四年級開始將不會再有甚麼期末考、甚麼大考。
    只會有不斷的厚厚的課堂測驗。
    聽說不會再休息。
    聽說不會再玩樂。

    只能一笑。
    「到哪時,說不定我已經不懂哭了呢?」
    笑望未來。

    辛苦了,小楓。
    辛苦了。
  • 嗨,嗨嗨?這裡是遲了很久的回覆。先說句新年快樂。

    這裡17歲,高中一年級。渾渾噩噩地什麼都來不及做上學期就已經要過去,說實話這情況和我剛進初一時也差不多。那時候的課程量是一疊一疊加上來的。很遺憾的我不能說好話,到了高中,課程是沒有範圍的這件事。
    但你總會有自己的調子。

    慢慢來,不要急。新的階段惶恐和不安總是難免的。你才初一,還有很多時間。想的應該是如何把握當下,好好珍惜回憶。到了我這個階段,真的什麼都太快。沒有想賣老的意思,只是說說實話。如果有哪裡刺到你的地方我得說聲抱歉。

    照著自己的步伐慢慢跟上來就好。每個人都會經歷調適。如果你認為你的生活裡已經沒有了休息與玩樂,想想那些高中的學長姐們──他們不都也這麼撐了過來?你就是你,並沒有比人家好,但絕對不比人家差。

    雖然是隔了一年的回覆,又或許這篇留言是你的黑歷史。很高興它曾經作為你傾訴和發洩的地方,如果這麼有讓你好一點歡迎常來!
    你要記得,如果想聊聊天,我一定在這。

    ps 其實我每天都會來這裡晃一次的但對於草稿就是沒什麼進度=P

    Florence AK 於 2016/01/01 22:32 回覆

  • Claudia
  • 冷~靜~

    是的,這次短褲事件學校態度機車;是的,成年人要求我們要學會開二次根號,他們其中卻有連「以上」跟「超過」的定義都分不清者;是的,很多人都只記得讀課業的書,然而,只要能考上醫學系,他們就是每年媒體爭相採訪的對象。

    是的,這個世界淨充斥著荒謬的事。包括ROC得假裝China是某種「偉大祖國」,還有國際正義就是沒有正義。

    我們該說什麼?好棒棒?

    對任何虛偽的制度,體系,只要整片汪洋能有一兩尾飛魚跳出水面,不按「規矩」,活得快樂,不就是一種最有力的反擊?我們不遵守他們畫的道路,卻獲得他們求之不得的滿足。面具一旦撕毀,總會有人看見。如果海面能飛起一群飛魚--

    好吧,可能沒那麼多人願意響應。不過過分在乎輿論就落入社會的「期待」了。

    學校會做很過分的事。(花臺...咬牙切齒)不抗議?當然要。

    書呢?用自己的方式讀吧。也只有教科書有屍臭味。

    用叛逆追求目標而成功,這就夠氣死他們了。

    要抗爭不要動氣。這是我的想法。

    或恐同是中女人?

    一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