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他是見著了的。關於那個人、和那一天,軟綿綿的期盼和夢。有一個碧茵的小山坡,而他們就在站在那兒親吻、揮手道別。


他悄悄從床上爬起來,不得不罩上厚實的袍子──是因為窗外那些鋪天蓋地的大雪紛飛。寒氣從厚實的牆外直直滲透到屋裡來,那些紅磚是不盡責的,並沒有確實做好抵禦的作用。


埃德爾斯坦先生就這麼伏在琴鍵上睡著了,伊麗莎白姐姐則是縮在沙發的一角笑得甜甜的,並顫著她那些闔上的、長長的睫毛。當小小的費里西安諾好不容易抓著那些袍子的皺褶穿過迴廊到達門廳時,整間屋子只剩下他不是在做夢。


他曾經有想過要不就這麼直奔阿/爾/卑/斯/山的頂峰,站上全歐/羅/巴的至高點。或許這麼做他就能看到遠方那些地區,這破碎又紛亂的大陸到底是怎麼個情形。是不是只要這麼做,或許他就能看到那件熟悉的黑色披風──可能是神氣的飛舞在各個戰場間。


事實是他跪倒在山腳下,流浪於中緯度森林的邊緣。不停的叫喚他的名字,親吻這冷冰冰的大地。而那些滾燙的淚珠是可有可無的──當風一吹它們便要凍結,只能發出一些乾澀而難聽的哭腔,卻又會給呼嘯的風雪給掩過。


小小的費里西安諾睡著了。銀白的世界是他的床,而不斷落下的雪花是他的被。他又夢見了那一天碧茵的山丘,小小的他們正在揮手道別。

願上帝保佑這一次他能有個美夢。


Dec 13 存個段子,60分創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