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敘述齷齪和雷可能有‬
‪#‎APH‬
‪#‎AU荷西‬

 

近門的那邊倒著一個沒看過的人,商人經過時就不經意多看了幾眼。這是家老店,藏身於小巷弄中。沒有人會因為沒事就來這兒蹓,他們大多數是來發洩那些難以自制的慾望。那個陌生的臉孔抬頭笑了。

「嘿,你也來一枝嗎?」「不。」商人認得出那是個西班牙口音。「回你的家鄉跳舞去,這裡不是一個好地方。」


「哇!你總是這樣準時。」弗朗西斯搓搓雙手,老練的掂了掂重量。說實話,商人總覺得那動作齷齪的就像是在摸女人的屁股。「都是些好貨,蘭尼?與你合作我真是高興,哥哥永遠會記得有這樣過一筆榮幸的交易。」
「話說完了我馬上走。」
「不要這麼冷淡嘛,哎。」老闆眨了眨那雙狡猾的眼睛,從吧臺下拿出杯子。「這杯我請你,坐一會兒嗎?你不會吃虧的吧?」

「你看見那個人了嗎?他是新來的。可憐的小伙子,男朋友帶著姑娘跑了都不知道。發現的時候晚了,就三天兩頭的往這裡跑。我問過他為什麼來這兒,那時候他想了一下,說這裡方便,就來了。」
「跟我有什麼關係?」
「哦,拜託──蘭尼!難道你沒看出來那是個西班牙人嗎?要是我就會去和他談談價。他們的舌頭有多迷人!哥哥保證,那肯定是從馬德里來的。天知道他的嘴裡不應該老含著大麻,而是一點別的什麼,是嗎?角落有個包廂,你們在那兒一定愉快。」
「......最後一次,我的名字叫霍蘭特。你要是再不能好好的叫,我隨時斷了這筆生意。另外,你今天廢話特別的多。」商人不悅的捧起杯子。「倒是謝謝你的自作聰明,那兒喝酒還算是幽靜。」


霍蘭特拿著酒杯走進去,有點尷尬地發現自己壞了人家的好事。被欣賞的兩個倒是不害臊,晃悠悠地套好了衣服就走。看著那些痕跡他又是要退開的,但是外面沒有更好的地方。弗朗西斯說的對,整間店都是個白日夢。每個來到這裡的都有故事,在酒精和大麻的煙霧裡築構自己的烏托邦──然後躲進去,永遠活在那些快樂的念頭裡頭。包廂的一角有個人喝茫了躺在黑暗裡,一時半會還醒不來。

門在他剛清理完的時刻被推了開,摻了混合人工菸草的空氣從外面飄進來,嗆辣又刺鼻。
「方便讓俺在這待一陣嗎,蘭尼──?」
他嚇得抖一抖差點沒飆出老家粗話,是那個西班牙口音。
「怕什麼呢,我聽見弗朗吉喊你名字了。」
「......是霍蘭特。你還聽了多少?」


憑著這點燈光他沒辦法看清楚對方,但是那雙幽幽的綠眼睛一直在看著他。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上來,他的大腿被什麼壓著了,大概是一雙手。突然他的跨間被狠狠地揉了下。操的,硬了。霍蘭特咒罵。那雙要命的手攀上來揪住他的領子。隔著一層黑暗,他們交換了個濕漉漉帶著點兒大麻味的吻。

 

演變成這樣似乎就是件意料中的事了。他被那雙濡濕的口舌包圍,舒服的要令人發瘋。也不知道是從何時起他將手埋入了對方的碎髮,末梢分出了幾個好玩的小鬈起。他就用手指去勾。那顆來自馬德里的腦袋在他的跨間小幅度的晃動。然後一個深喉,吞吐就變成了抽泣。
「俺好喜歡他呀......。」
「......什麼?」霍蘭特還處在幾乎要滅頂的快感沒有回過神。
「羅維諾,那個小王八蛋。」西班牙人將他從口裡退出來,改用舌頭輕輕碰他的囊袋。
該死,真舒服。

「他的叫聲可愛的要命──可是還是好寂寞。沒做的時候理都不理俺一下,只一秒鐘的光景拐了個比利時姑娘就跑啦。」
商人沒有給予任何回應,或者是說他不能。對方只抿了抿前端就能讓他達到高潮。到底是誰教他們含著東西又能劈哩啪啦說一堆話的?霍蘭特不懂。
「我從馬德里一路追到阿姆斯特丹這裡來,但他們在我抵達的前兩天就走啦。」
「之後,你就來了這裡......?」霍蘭特口乾舌燥。「這裡不是一個好地方,還沒陷下去之前最好離開這間店。」
「為什麼和俺說這些?你看起來不像是個好人。」
「......不知道。」商人聳聳肩,又倒抽了一口氣──對方突然對著他的半是吮咬半是吮吸──「看在你口活兒做的還不錯的份上,我也不想讓法國人賺太多錢。這是間黑店。」
「哎、得了吧。俺和他高中就是舊識啦。」
「......」 


柔軟爬上來,從小腹到了脖頸間。他們的口水裡有彼此腥鹹的味道,像地中海的海水,充滿遊客惡臭體液的沙灘邊。
「那麼,蘭尼。準備好付帳啦,俺可以稍微期待一下嗎?」
「至少換個地方,...我出半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