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tention:

友情向片段短篇

閱讀完97(11)、(12)之後的延伸產物

意識流ry

 

*我們如水般不知會流向何方

又如風中葉飄盪無所依

虛弱、無援

 

我們被期望欺瞞

被時間戲弄

被死亡嘲弄

 

神與我們同在

我們焦急地尋找

急切地追求

那些不過是一場幻影

 

虛空的本質依然是空

 

 

聖誕紅

 

 

影山茂夫是一直到多年以後才想起原來當初還有這麼一個角色。

 

 

他現在是一個在德國讀書的交換生,很不龍套的風格。起碼他覺得怎麼樣都應該是律──而不是由他。升上高中以後他還是一個平平凡凡的學生,領一份不怎麼出眾也不怎麼差勁的成績單。那時候律拿著申請留外的單子央求他去替補他的位子,父母可樂歪了。這孩子從小課業就不太行,能出國見識一番也是不錯的了。影山茂夫想到了相談所,本來是想拒絕的。但是靈幻拍拍他的肩膀說你去吧,這兒有芹澤和我顧著出不了什麼大事,只要你能記得假期間抽空回來看看就好了。律遞給他那張表格和一枝筆,虔誠地看著他的雙眼說:哥哥,沒關係的。何況我也已經拿到了英國那邊的名額,這邊的缺也只能請人填上了。

 

 

他在最後還是拗不過自家弟弟的請求。臨走前那一陣子硬是在靈幻和律的監督下囫圇吸收了許多新單詞。諸如《如何快速學好一門語言》、《去XX玩一百句必備問候和招呼語》、《歐洲地裡總覽》......等。男孩兒其實想說你們為什麼要比我還認真呢。三年,眨個眼一下就晃過了。影山茂夫還是那個影山茂夫,不會因為經過這一趟就變得光鮮亮麗。終於迎來了日曆上那個紅圈以後,他和大家鞠了個躬道別,轉身就上了飛機。

 

 

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但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青年看著灰藍色的天空想。聖誕節在這個廣場上好像並不是那麼完全地顯現出來。或許是過於偏僻,也有可能不是。稀稀絡絡的人群。那份空虛感並沒有隨著時間消逝,反而像衣服上起的線頭,愈久就漏得愈大,一點一點地蠶食他。鵝毛般的飛雪搖搖晃晃,落進他的掌心裡。

 

 

影山茂夫看向道路的側邊,一大一小兩個透明的靈魂向他點頭致意。他們的意識還太過於新鮮了,以至於沒有發覺他們不再存於這個世間。龍套想起來他第一次見到異地的靈體時,還緊張的不知怎麼發話。一切的一切都太新鮮了,他想。

 

但他們和日本那兒的沒有兩樣。人群就是人群,就是死了它也還保留了人世間的記憶。他們從不主動和他搭話,這就又有點兒無趣了。他又攢緊了緊他的外套加快腳步,不讓呼嘯的北風灌進來。

 

 

 

他在一間花店前停下步子,視線像綿軟的羽毛輕輕落在了那盆聖誕紅。紅色,鮮豔的,不亞於他對任何一個喜樂節日認知裡的顏色。不......不對,那應該是什麼更為重要的一份感情。他撐著頭,很是痛苦的想庖開那些埋藏在最底層的記憶。想不起來了。紅色和綠色,模糊的回憶。沉水一般的窒息感,讓他不能呼吸。

 

忽然有個聲音說,「」

 

 

 

於是那一天之後發生的事情,像光點,像煙花。懸浮的白色顆粒,一朵一朵在他的腦海裡炸裂。溫柔的刺痛了他的心臟。畫面像浪花一樣,溫暖了他從指尖起就被凍得發痛的四肢百骸。影山茂夫看見神就站在他面前的階梯上,那是他自己。一尊巨大的西蘭花像。畫面像流轉的黑色膠片,他突然想起來原來還有這麼一個角色。那也是神,還微弱得不過柏林大街上的街燈燈火。神同他說他有一個偉大的計劃,他要立於萬人的頂點之上。茂夫啊,如果我們聯手,肯定就能──

 

花店的老闆帶著和善的笑容探頭出來。青年買了一盆聖誕紅,揣在懷裡。

 

 

紅色和綠色,那是,

 

友情啊。

 

 

 

 

END

 

 

*為在APH的MAD《花冠》裡看到的一段文字,覺得很有意思就記下來了

基本上並不是完整篇章勾咩吶塞,先存一些想到的片段起來了,事後補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