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文手本業,一個寫給自己和茂靈的自我流小生賀。感恩世界,讚嘆世界,竟然兩天之內趕得上......差點以為就要連自己的生日都放掉了,其實還有前一份稿來著,梗概完全不一樣。

題目取自自己十八歲的願望,在《不沉》和《無畏》之間掙扎了一下下,決定是前者了。希望別在踏入這個年齡之時就先被前方漫漫汪洋給吞噬啦。
 
 
 
 
《不沉》
 
 
Summary:影山茂夫十八歲了。

 

 

他十八歲了。

影山茂夫後知後覺地想起他似乎必須做點什麼。

他提起筆,細細咀嚼,凝滯的思緒便像流光片彩般化成文字傾洩出來。影山寫得很慢,試圖在成行的綠格子裡找尋前行的軌跡。

他平素裡話少,是一顆訥訥的石頭。內裡卻埋藏著溫熱且豐沛的岩漿爭擁著先後流出。然而今日岩漿像撞上山壁,在一個停留過分長久的逗點過後,就黏住不動了。

男生略略低沉幾分。將紙揉成一團,作廢。


 

「怎麼,寫功課?」靈幻覺得好笑,彷彿親眼看見男生翻飛浮動的鍋蓋頭和頭頂不斷攀升的數字。「我看今天也沒什麼客人,我可以考慮做你一天免費的家教噢?噢?」
「不,也沒什麼問題……」男生想一想,覺得說的不對。「不是師父能直接解決的範疇。」

啊——哈?這小子什麼意思?還有什麼高中學業的課程是混社會好幾有年的他靈幻不能擺平的?男人探頭一看,影山面前是一沓和他本人一樣白白淨淨的稿紙,瞬即明白了。


 

「題目是什麼來著?」

「老師說讓寫自傳和未來打算。」

「說是這麼說其實重點還是放在後頭對吧?自傳這種東西簡簡單單帶過就好,志向什麼的先隨便揀定一個去寫也足夠應付作業的吧?」

男生不說話了。
 

 

其實師父說的沒錯,靈幻正聚精會神仔細研究他的單子。影山茂夫盯著他,目光如炬都快要燒出一個洞倒也沒看出什麼來。

「師父,」男生悶聲重新開口。「師父十八歲的時候是怎麼知道自己未來怎麼走的呢。」

他說這話時特別沉靜,沒有尚脫稚氣之人的徬徨。就如一顆石頭沒入死水裡,但裡頭的岩漿卻是依稀不斷向外蒸騰著的。

 

靈幻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這孩子太冷靜了。

他想給男孩一個擁抱,卻突然想起眼前不該再是待他如一個孩子。褪去同齡人的那份躁動,影山已然完全出落成一個能令他驕傲的模樣。


 

而自己十八歲的時候呢?

連個屁都不是。


 

十八歲。

靈幻早他一步,深知這個數字之於這顆石頭的意義。和十四歲相比起來太過成熟,卻在二十二歲面前顯得過於年輕。

它在慢慢聚合的同時又摔個粉碎,有什麼意識形態正在悄然形成卻又虛晃的如同一片混沌。

 

衝擊和融合。

崩解而完整。

大抵是這樣一個過程。


 

影山還沉在墨色的池子裡看他,靈幻被看的心虛。眼前的你的最親愛的弟子正等著你開導他呢?說點什麼?像平常一樣說點什麼?

 

可他能說什麼呢,男人心想,把自己從過去裡抽開。他靈幻新隆在遇到男生之前什麼人都不是,是影山先點亮他的世界,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去和他說星星談月亮,拉著他的手,描繪一個由他所想像的影山茂夫的未來呢?

 

於是他乾巴巴地答,抱歉啊龍套,我不知道。

 

那你覺得你是怎麼樣的呢?


 

男生一愣,沒有想到問題會落回自己身上。

 

「我還是喜歡健身......但我不認為我會去做一個教練。假日的時候溫書,下午就來幫忙相談所的工作。」

嗯嗯,靈幻點點頭。那麼這就是你了。不過你也明確說過不會繼續留在相談所......還是一樣嗎?咳,是嗎。真可惜。你應該會很適合的,但我也不能勉強你。

 

我想我沒辦法告訴你該怎麼走出你的十八歲......的確,有些人很早就立定目標了,也有人終其一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什麼。每個人都不一樣,但如果要由我來告訴你該怎麼走那就沒意思了,你明白嗎?嗯,明白就好。

 

十八歲啊......十八歲是什麼呢?你會覺得亂糟糟的,渾渾噩噩。但那都是正常的啊龍套,沒有人能真正搞清楚自己十八歲時都幹過些什麼蠢事的。當然,你會感到肩頭上落下許多責任來......喂!但別太得意忘形了啊,也別覺得太緊繃。 畢竟你再怎麼也還不過是一個學生,稍稍恣意妄為一下下也是能被允許的。

 

去煩惱吧龍套!十四歲時我能牽著你走,十六歲時能陪著你一起跑,可是我不能還載著十八歲的你飛啊!去摔跤吧、去受傷吧,總之你不能害怕,你得一直走......

 

什麼?你問我要是永遠都走不到某個地方怎麼辦?這我哪知道?你都還沒走呢。十八歲之後的世界是轉得很快的。我只知道你不走日子也還是在過,那不如趁著還有力氣的時候多去轉轉看看......

 

你得一直走......一直去想像,你有無限的可能,畢竟你可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啊。不要被眼前的困惑給騙了。它們是指引,而不是路障。出了社會之後的障礙才多了去了。

 

你得一直走......不用急著找到自己在哪裡,求快反而容易誤事。只要相信不管什麼時候,都會有個令人滿意的你自己在前方等著就好了。


 

你得一直走。

 

去找到你自己。

 

你得一直走。

 

然後去走出一個你喜歡的樣子吧。






 

「那如果,師父,」石頭再次浮了起來,真誠又熱切握住他的手。「在我走了好久好久以後,才發現這只是一個繞回相談所的迴圈。到了那時候,我還能回來嗎?」

靈幻看著他的弟子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lorence AK 的頭像
Florence AK

阿瓦隆

Florence 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